标签: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鬼挂梁

#鬼故事

大家都知道木匠的祖师是鲁班,鲁班不仅在机关上独步天下,对阴阳术也很有研究。

根据相关野史记载,鲁班著有一本书叫《鲁班书》。

《鲁班书》的内容可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主要记载一些木匠手艺之法;下册则是一些法术和咒语,以及一些医疗之术,又称“鲁班术”。 … More

绿色裂痕

#鬼故事

小时候,我非常胆小,特别怕鬼以至于白天都不敢到楼上去睡觉。家里是传统的四合院,不过,规模比较小。听父亲说这四合院是老祖宗太爷爷遗留下来的,可谓是历史悠久!家里人只住北向与西边,唯独东边放一些柴火、破椅子等。可年久失修,房子老是漏水。后来,北边与西边房子都翻新了,改成二层平房。这使得东边的房子逾加显得破败不堪。 … More

鬼喝粥

#鬼故事

老城的菜市场有个卖粥的老太婆,经常喝粥的人都叫她沈婆。没有人知道她的摊位摆了多长时间,很多中年人都说是喝沈婆的粥长大的。

沈婆每天早上五点起来摆摊,她总是准备两锅粥。一锅大,一锅小。她说大的是给人喝的,小的是给鬼喝的。 … More

窗边有只眼

#鬼故事

各位看客们听我一句劝,午夜时分别随便向窗外乱看。如果你不想被它们盯上的话……

滴答滴答——

时钟的声响给这昏暗的环境增添了些许活力。深夜凌晨的凉风不断抖动着窗帘,犹如一袭白裙在黑暗里凭空起舞。一个头发凌乱的身影靠在床头一动不动,满是血丝的眼珠死死地盯着窗外边,脸色煞白。颤动不停的嘴唇细碎说着: … More

老泉先生

#鬼故事

老泉山下有一位老泉先生,他生来就有特异功能,能够感受人的七情六欲,深知内心深处的想法,甚至知道过去未来,还能趋吉避凶。

他认为这是上天给他的能力,所以他就留在村子里,专门帮村民解决疑难杂症,甚至是癔症等等,就连外村人的人都经常来找老泉先生帮忙。 … More

鬼胎害人

#鬼故事

乔木和乔乔结婚多年两个人恩爱依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一直没有孩子,这一直是乔乔的一块心病,相对来说乔木还是看的开的,他觉得只要他能和乔乔在一起就好,至于孩子就顺其自然吧。

乔乔为了生个孩子,她不知道看过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经过多年的失败,乔乔也不报希望了。 … More

七夕有鬼来

#鬼故事

台风已经肆虐了好几天了。

沿海的东平市街头,稀稀落落的没有什么人,趁着台风转移了注意力,张听潮赶着上街买些生活用品。

“这个鬼天气,一会是晴空万里,一转眼又是狂风暴雨,看来我要多准备点食粮,以备不时之需。” … More

冥界之殇

#鬼故事

幽冥无望,滴泪成殇。

悠悠冥界有一片花的海洋,这里只会盛开一种花——曼珠沙华。

这片红色的花海每天吸收着飘荡在冥界无名的亡魂,久而久之渐渐的演化成了灵,灵慢慢有了身体,有了意识,她不再只是吸收亡魂,而是每在吸收之前,都会和他们聊聊天,听听他们讲讲意识中仅存的故事,可是,他们这些飘荡的魂魄生前的记忆剩下的寥寥无几,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可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好奇,总是想着上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可是也只是想想,从来没有离开这里的想法。 … More

窗外的人脸

#鬼故事

阴沉沉的。

整个天空似乎陡然下降了数十米,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浓浓的雾气笼罩着大地,没有风,天地间一切都好像死了一般,只是静默着,静默着,仿佛要到永恒。

蒋居玲从超市里买菜回来,刚走到小区门口,便见到一群人围在五号楼下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 More

倾墨泪

#鬼故事

当今皇上有三个儿子,大皇子玄翼早年便不幸夭折;二皇子玄天则心高气傲,嚣张跋扈,但却是当朝太子;三皇子玄清性格单纯玩性大,也不受皇帝待见,久而久之便被众人评为“草包皇子”性格玩劣…

某年,程大将军喜得一女,姓程,名子墨。据说此女出生那天,百鸟绕程府盘旋三天三夜,天出五彩祥云,是为喜兆,此女将来必定不凡。 … More

有异说之婆媳

#鬼故事

腊月十五,天寒地冻。

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灯和地上的白雪稍微亮一点,五十岁出头的彭玉珍六点就起了床,人啊,一上了年纪就睡眠少,起床了也没什么做,外面下着雪,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也最近几天也不约了,起来打扫一下房间就没事可干了,电视剧也没喜欢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都看不懂。 … More

绝命逃亡

#鬼故事

陪了自己整整十二年的蛋黄,今天,在一个黑暗狭小的角落里,悄无声息地死去。蛋黄不是什么名犬,只是一条中华田园犬,说白了就是家养的土狗,可就是这样一条狗,始终坚贞不渝地守护着我,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 … More

夜半竖瞳

#鬼故事

人都说猫有九条命,而我一直以来都噗之以鼻认为是无稽之谈。

直到我养了一只猫,七月中旬天气闷热的要死!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让我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无奈不能不给经理的面子。

在背地里诅咒经理好几次,但依然加班到深夜还是自己想早点回家应付了事原因,否则说不定得加班到几点呢。 … More

细思恐极

#鬼故事

天还彻亮着,吕司贤像往常一样,从保安亭走过小区的过道。小区里孩子的嬉闹声,老人的闲谈声,人造水池里管道输水的哗啦啦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来,有些模糊了,感觉不能被听清楚。而一切都一如往常,这是一个普通安逸的艳阳天,吕司贤却又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突然停下脚步,猛的回了头,一辆看起来用了很久的自行车无声无息地擦着她驶了过去,吕司贤心下一惊,暗暗埋怨骑车的人,知道前面有人还不按铃,一点声音都不出,真是莫名其妙。她长呼了一口气来平复心情转过头来又继续向自家单元楼走去,这天可真热啊,又热又安静,静的有一点怪异。 … More

闪过屏幕的干扰波

#鬼故事

茉叶告诉闺蜜孙婵娟,她交往了一个男友,就在同一间教室内听教授讲课。“是谁”?孙婵娟问。茉叶故意卖关子:“不告诉你,猜。”孙婵娟没有耐心猜,她看看周围的男生,数着座位,问身边的茉叶:“第三排座位从右边数第六个”?她略摇了摇头:“不是,继续猜”。孙婵娟猜了几个人后,耐心磨光了,不猜了。她就等着听茉叶说答案了,茉叶让她等一夜,明天再揭晓。 … More

东北没脸子缠身始末

#鬼故事

一九九五年闰八月中旬,我随着家阿姨搬到东北哈尔滨市的农村,临近呼兰,那时地里的玉米已经一人多高,刚上小学的我,每天清晨都要独自穿过闷热的玉米地,临到放学,再原路返回家。

那时大人虽常说拍花子拐小孩,但真正见过经历过的却是没有,都是吓孩子的,家阿姨虽然不放心我独自步行近千米的路去学校,但在附近冰棍厂上班的她也抽不出空来,只好托同村大些的孩子和我一同上下学,她却不知道,初来乍到的我被一群村里的孩子欺生排挤,每每都是将我远远的落在身后。 … More

吓死人饭店

#鬼故事

饭店里。

一个包间里,“来来,阿成,阿福,咱们再来走一个!”阿光端着一大杯白酒朝桌上的两人敬道。

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几人无一不是喝的满脸通红,阿福龇着大板牙笑道,“呵呵,谁怕谁啊,来。”

阿成可受不了了,无奈的摆了摆手道,“真的喝不了了,两位海量我可比不了,不好意思,我先去方便一下了。” … More

惊魂夜之鬼廊

#鬼故事

事情发生在我市东郊,一个叫东小寨的村子。

头天晚上因为心情不好,我和哥们喝了很多酒,所以第二天睡了一整天,晚上十一点多才醒来,看了一会儿电视剧,肚子有点饿,想下去觅点食,这时的天已经下起了小雨。我们这的七月就是这样,时不时就会阴雨连连,已经习惯了。我住的是民房,在三楼,最里边的一间,门口有一个小玄关和一个杂物间,玄关处有一个大木箱子,平时当鞋柜使用。因为住在最里边,所以出门进门要走一个很长的走廊,走廊里的灯光很灰暗,有时候甚至迎面走过一个人,你连面貌都看不清楚。所以平时老上我这来的几个哥们,戏称这个走廊为“鬼廊”。 … More

钻石

#鬼故事

——闹鬼钻石屋——

张崇明是一个资深的写鬼故事的网络作家,由于常年在脑子里面和各种各样的鬼打交道,也就使得他比普通人多了几分胆色。

今天张崇明很高兴,因为他在网络上发表的那篇故事有很多网友都连声说好,纷纷的给他点赞打赏。今天就连网络的主编都特意表扬了他还给他发了一个大红包。 … More

旧街棺材铺

#鬼故事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 More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