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 罗丹

#热辣爽文

罗丹拧著秀眉研究著。她刚刚被诊所里的妹妹缠人的问题给逼慌了,那小妹妹高昂尖音问道,「阿姨,这个是什麽毛?」「阿姨,那个毛怎麽会比较硬?」「阿姨,我可不可以用毛比较多的那个?」「阿姨,为什麽史奴比的毛是粉红色的?」数百数千的问题蜂拥而来,简直应接不暇,然後她就绿了脸。她有点挫败的倒在床上,好吧,她就是比较笨一点,明明上课时都有教过基本常识的,但她现在通通忘光了,有些可能还记得,但是那的小女孩咄咄逼人的问法,加上她爸爸不爽的眼神,让她一时间答也答不出来。她把脸闷在枕头里,平时都有他可以帮她的,但是他今天突然被他以前的老师叫去吃饭,所以他就提早离开诊所。过一会她正要拉铁门离开时,一个小妹妹突然冲进诊所里,哇哇大叫说要买牙刷,又说爸爸在外面等她要快一点。

她先挑了小孩子适合的细软毛牙刷给她,但她又说不要凯蒂猫图案的,也不要小叮当的,又希望史奴比牙刷的毛可以是蓝色的柜台上琳琅满目都是牙刷,她又心血来潮问了她一大堆问题,眼见诊所外的小女孩的爸爸拉下车窗不耐烦的盯著里头,她正慢慢详细的解她第一个问题时,爸爸突然猛的按了三声喇叭,眼神恶狠狠的,她本来就温吞的个被吓了一跳。小女孩的爸爸在她又吞吞吐吐的解第二个问题时,突然冲进诊所里来,手指节叩叩叩的敲著柜台桌面,她这下更是说也说不出口了。好不容易,她爸爸随便抓了一只飞天小女警的牙刷就付钱,眼神充满「你这麽笨也能当护士」的不屑,然後拉著小女孩回车上,她才软了腿,跌坐在椅子上。她是第四天实习,又是个反应比较慢的小呆瓜,本无法应付这种难缠的小鬼。

方咸一进门,没看见罗丹在客厅,便走进寝室中,只见满床各式各色的牙刷,简直要埋住她小小的身子。「小丹,怎麽了?」他没漏掉她把头埋在枕头里的动作,只要小家伙心情沮丧,就会有这种举动。他坐到床边,把小脸胀红的罗丹抱进怀里。「方咸,我太笨了」「怎麽了?嗯?」他让她的头枕在他大腿上,大手轻轻抚碰她触感很好的脸颊。罗丹慢慢的把刚刚发生的事说给她听,说完後,鼻子就酸了起来,便把小脸埋在他怀里,很是难过。「没关系,你太紧张了,可能忘掉了。我可以教你阿。」「真的吗?」罗丹抬起红通通的脸蛋,期待的看著笑起来更帅气的他。「当然可以。」他捏捏她的小鼻子,让她终於漾起笑容。他随手抓过一把牙刷,捏住牙刷柄,将她的小手摊开,掌心向上,然後把牙刷毛轻轻靠在她掌上来回刷了起来。「唔」罗丹缩了缩手掌,感到痒痒的。

Updated: 2018年10月21日 — 上午10:53

热辣爽文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