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 芯芯

#热辣爽文

芯芯每天都过著一样的生活,起床後掀开窗帘确认楼下门外没有人等,悄悄骑上机车飙去上班,偷偷的进公司,偷偷下班然後又飙回家。好累喔天阿,当她无力躺在沙发上时除了感到松懈外还感到无止尽的疲累,或许,还有一点落寞?!不!才不!绝不落寞!她猛的从沙发上坐起,冲进厨房内故作忙碌的洗菜煮饭,欲藉忙碌忘记那些不该有的思念。而,自从和他分手後,日子似乎就不再值得回味。她叹了口气,又走出厨房,抛弃那些正进行到一半的洗菜工作,鼓著嘴将身子缩到沙发里。不,跟他分手是对的,一定是的。居然不知不觉睡著了,秋天夜里冷空气将她冷醒,她揉揉酸疼的小腿起步就往卧室走,随意的脱掉皱扁扁的套装,她倒头就往床上睡,饭不吃了,澡不洗了,他也不想了。隔天早上自是一番忙碌,她冲进浴室里很快的洗头洗澡,随便画点淡妆,拿起时钟一看,妈呀十分钟後八点半,她今天定迟到的,小绵羊怎麽飙顶多七十。她不顾一切抓了包包就冲下楼,这辈子速度没有这麽快过,今天铁定要狂飙,谁也无法阻止然後,她就定格了。「芯芯。」男人倚在他车旁,墨黑的双眼直瞅著她。芯芯心里一惊,腿差点软了。他怎麽找的到她?

莫名其妙的坐进他车哩,见他手稳稳的握著方向盘,西装直挺挺,目光专注的盯著车潮,明明这个画面看过千百万次了,现在却莫名的令她口乾舌燥。他直驶入公司地下停车场,泊好车後,却又一动也不动的靠在坐椅上,一句话也不说。「我要迟到了呃」「下车吧。」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听到他回答总是比没有好,但是心里却沉甸甸的,芯芯抿著唇,拉开车门,正当她轻轻回头说了声谢谢,却被他的眼神攫住。他,他还是一样俊美深沉,眼潭一样深不见底。「下班去接你。」他轻启薄唇,却让她吓了好大一跳,「不不用,我可以」话未说完,他好看得眉随即皱了起来,「不准逃。」大手一伸,即捏住她下巴,吻住了呆愣的她。「不要」她惊惶的挣扎著退後,向逃命般下了车踏著高跟鞋豋登冲进电梯里。她抚著口,惊魂未定,天,颜峻怎麽会出现,这一切怎麽会发生?早已该结束的,不是吗?疲软无力的进了公司,组长见她虚脱无力又苍白的脸,又念及她突然在某天开始日日七点到办公室开铁门的份上,替她端了杯咖啡过去,拍拍她的头又走远。芯芯被拍头虽是吓了一跳,但是组长关心的举动令她不安乱跳的心又安定下来。是了,她要努力工作,不该妄想的,她有今天都是家人朋友的帮忙,绝不能自私的毁掉一切。

下班时间快到了,原本埋头工作的芯芯霎时紧张起来。他没说在哪等她,也没说确切时间,那不如哎,不能早退阿,她今天迟到了,那就,晚下班吧。大眼溜了溜四周,心机的将桌子收拾乾净好似主人不在一样,然後将电脑及资料都搬到离门口最远的桌子上,王小姐最爱早退的,占用她桌子也无妨吧。安心的坐定位後,又开始认真的研究起来。时间已过下班时间将近两小时,七点钟了。六点组长临走前很是鼓励的拍了拍她,现下办公室只剩她一人,颜峻那个大男人主义鬼决没道理等她等两小时,她放心的收好东西往门口走去,心里突的又一惊,不对阿,跟他分手时,他每天七早八早就在她家门口等她,有时还会直接按门铃要人,要不是老妈对他恨之入骨,她早就落入他的手掌心了。而且这种情况持续一个礼拜後,她的良心真的使她无法继续住下去,於是在老妈与众家人反对下,她仍然秘密的找了间小套房住进去,总是还给她家人一个清静了。只是,颜峻还是找著她了。不,现下重点是,严峻很有可能等她等很久阿,虽然他大男人主义,但是他想要的东西觉不会轻易放弃的。她扭著手忐忑不安的走去按电梯,门一开,有个男人在里头,她下意识就往办公室里躲,那人不急不徐跟过来,「杨小姐也是忘东西吗?」是组长!她拍拍脯,勉强微笑,看组长用遥控器开起铁门时,她道了声再见又回到电梯那,幸好,算她命大。这回她聪明了,转了身就往楼梯走去,这下好点了吧。她步出办公大楼外,没瞧见他的人影也没看见他的车,心里说不清是放心还是失望,她揉了揉眼睛往公车站牌走去。「芯芯。」啊!他,他哪冒出来的?芯芯捧住口,刚被抚平的激动又窜了起来,但这回她不会再傻傻的被他骗上车了。颜峻站在公车站牌旁,似乎不意外会看见芯芯出现,似乎两人就是约在这一样。他走上前去,温暖的手掌握住她的小手。「回家吧。」

Updated: 2018年10月20日 — 下午8:43

热辣爽文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