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进丁佑家

#热辣爽文

「不要了」吴净全身颤抖的躺在床上,大腿被身上的男人强迫大张,男_长的昂扬不间断的进湿暖的蜜。花苞肿胀著,包覆著男人,一次次吸吐收缩,晶莹的蜜不断渗出两人交合处,沾湿了床单。吴净双手被绑在床头,身体动弹不得,只能随著男人的撞击晃动,娇绵白嫩的双在空气中上下颤动,红肿的头显是刚刚才被男人狠狠的吸吮过。他太了,四年前她难以忍受他,四年後他依然令她在床上感到又舒服又痛苦,小小紧致的蜜被干的不停收缩,昂扬每次都捣到最深处,撑开她柔软的甬道,两人体内最热的部位仅仅相熨贴,摩擦生出的热和快感,谁也消受不了,只会让情欲更加猛烈。

他似乎已经不是四年前的男孩了。今日一见他,他显得挺拔深沉,那张更加深的轮廓五官,让他显得成熟有魅力,一向英俊的容颜更出色了。不过这只是表面,床上的四年後的他,依然还是像四年前一样急躁,一样不把她做到昏倒不罢休。而她还是不懂他。

四年前

「小净真是太好吃了。」小她两岁的男孩名叫丁佑,是她的服侍对象。她被养父给卖来这里,名义上是当养女,实则是当奴隶。丁佑对她很好,让她穿高级的衣服,使用高极的保养品、服饰,去私立菁英学校就读,生活得像个富家千金,唯一一点不像的是,她每晚都得被力旺盛的他玩到筋疲力尽仍不罢休。

那年她十八岁,而他十六岁,显然年龄和生活经历并不成正比,在被卖进丁佑家以前,她就像个佣人一样被使来唤去,在学校除了乖乖念书外一点祸都不敢惹,一下课就得赶紧去买菜煮饭,生活只有一个重心却也毫无重心,她没想过自己要反抗要改变,没怨恨过谁只是木然的乖顺的承受一切发生。而丁佑,仅仅十六年的人生,却是无比荒,又无比寂寞。丁佑尚未迷上自己身体时,尚未住进他的房间前,她知道每一晚或者说每一刻,都有不同的漂亮的女孩和丁佑愉然的纵欲狂欢,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客厅大胆抚彼此,房子里的佣人手下都会很识趣的退隐角落离去。但是丁佑也无比寂寞,她在心底暗暗的察觉自己其实观察过他,他的父母对彼此毫无感情,一起生下的小孩也无人愿意多花一分心思,只是花下大笔金钱请保母请家教请管家,然後这名受尽优渥环境、教育的孩子其实不被他的生父母在乎。或许是这点,让她无法对丁佑产生负面情绪,就算她没有和他一样多的金钱可以挥霍,她也能体会没有人真正在乎的感受,也能接受他在不同的、众多的身体里寻找安慰,或是让一时的狂欢掩蔽掉那份忧伤。

在住进丁佑家一个礼拜後,他在半夜进她房间,她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立刻醒来「听说你住进来了,我来看看你。」「少爷?」「叫我丁佑就好了。」「你怎麽还没睡?」时钟已经指向两点半了。「你不是也还没睡吗?」就算在深夜里,没有开灯的房间,从窗户里照进的月光依然让他深邃的轮廓显得很立体,就算看得很不真切,白天垂眼观察的他的脸也能轻易的重叠上眼前的他。「唔,你会想回家吗?」「没关系。」男孩看起来有点惊讶又有点了解,「我和你爸要你时,他还挺犹豫的呢。」是吗。「我看见你的照片,还满漂亮的,这个年纪不化妆还能让人感到漂亮的女生很少呢。」「谢谢。」「你叫什麽名字?」「吴净。」「很适合你呢。」男孩慢慢凑近她,坐在床边,毫不避嫌的盯著她看,「你的脸长得很漂亮很乾净喔,我可以叫你小净吗?」她也能清楚看见他的脸,很好的皮肤,向王子一样白但是不显的柔,鼻梁也很挺,瞳孔是棕色的,笑起来有不显眼但是很动人的酒窝,是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她轻轻点头,换来他的微笑,「小净。」

Updated: 2018年10月20日 — 下午8:07

热辣爽文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