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 苏乐

#热辣爽文

陈其和张霖还有苏乐是好朋友。校园里最风靡的人物。陈其和张霖都有张无敌俊脸,两人个子也很高一百八跑不掉,陈其是运动型的男生,张霖是清冷型。苏乐是个卷发大美人,俏皮可爱,个直率,不过,有点白目。三个人形影不离,苏乐老是叹道被他两给害了交不到男朋友。校园里口耳相传,人人臆测苏乐到底和谁在一起,腐一点的就猜三个人其实搅和在一块。「苏乐漂亮归漂亮,个真是要不得。」「对阿,长的就好荡。」「居然和两个男人在一起!」「哎,她怎麽能把陈其和张霖迷成这样?男生真的是下半身动物。」「太可恶了。」苏乐蹲在厕所里,等谈论的女孩们散去,方才走出来。她瞧了瞧镜子里的自己,真得是很漂亮,皮肤很白、眼睛很大水汪汪的、鼻子很挺、嘴唇小巧红艳、头发卷得很漂亮完美的脸蛋,但是她也不是故意去招惹他们两个的阿。明明是开学时,被他们缠上的!

他们两人本来就认识而且颇熟,然後陈其比篮球时她和班上女生去观赛,不小心被陈其的快速传球波及,砸伤了头,那阵子她的头肿了一块超丑,也是因此而去烫卷头发挡那痕迹,反正当下被打到时,她痛得哭出声还骂脏话,张霖义不容辞替好朋友收拾烂摊子,一把就把她抱起来带到保健室,陈其赛後也赶到,呃,其实整队选手因为也想看漂亮女生,所以也跑来凑热闹,连敌队也在窗外徘徊,她受了伤,结果被一大堆人嘘寒问暖,头更昏了,陈其和张霖自以为英雄救美,把不相干人士赶走後,详细的问了她家地址,从此以後就每天轮流到她家陪她上课。她又不是脑震盪、也没有失忆、更没有变白痴,他们干嘛赴汤蹈火成这样?高一下时,越混越熟,他们居然在吃饭时要她选一个交往。「不要。」苏乐摇头。「我不想成为女生公敌。」「你和我们走在一起就已经是了。」「跟你们交往更糟,而且你们两个是白痴,我也不愿意跟白痴交往。」苏乐吐吐舌头,不管两人有点青黑的脸就跑了。其实,哎,她她两个人都喜欢阿,她完全不否认厕所里女生的讨论内容,她的确两个都喜欢,要是跟其中一人交往,那就会失去一个人,所以她宁愿和他们维持好友的关系。她也不想再提。

高二毕业旅行。陈其和张霖都在五班,但他们还是脱队行动,硬要跑来七班凑热闹,苏乐和班上的人更没交集,被他们两人缠住。五班女生自是气得牙痒痒,不过七班的就享尽眼福。半夜,每个房间还是灯火通明,打牌玩闹说八卦,苏乐却被陈其抓去旅馆外头,三个人往山上更深处走。「欸很冷耶。」苏乐抱怨完,张霖就把自己的围巾帮她围上,张霖外表是酷酷的,但熟了之後才发觉他很白痴,是个冷面笑匠,但说真的,他真的没有和女生说笑,和男生称兄道弟比较多。感觉到他留在围巾上的体温,苏乐有点脸红。「我们要去哪?」「我之前就来过这里了,有个特别的小酒吧带你去玩。」陈其回她。「还会冷吗?」张霖问,然後牵起她的左手,苏乐心一惊,同校两年相处那麽久,他们对她都是嘻皮笑脸,当然他们也会很贴心很温柔,不过她向来都不睬这一套,现在他干嘛牵她的手啊?苏乐想抽回手,觉得害羞又尴尬,陈其见状,居然不吭一声也牵她另一只手。「欸你们当我小孩阿,放开我啦。」「不放。」苏乐心蹦蹦乱跳,就任由他们牵著。

走了一段路,四周路灯有点微弱,虽然有两个男人陪著,但苏乐还是有点害怕,好不容易看见酒吧矗立在小花园里,心才安定下来。「到了!」苏乐往前冲把他们甩在後头,开心的推门进去。酒吧里有很多人,装潢很有气氛,很温暖,不过苏乐瞧见学校老师也在里头,赶紧闪到人群里。陈其要了二楼一间小房间,那是给客人打牌聊天用的,有三张沙发和两张桌子。点了三杯啤酒,苏乐有点好奇的喝了几口,原来觉得有苦味,但是过了一下喉间居然满淳满香的,她开心得喝了一大杯。陈其和张霖就坐在一旁聊天,一边叫她喝慢点以免呛到。苏乐推开窗户看星星,山林里这样的夜空非常美,很多星星。两个男生就坐在她身後陪她看,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Updated: 2018年10月20日 — 下午6:56

热辣爽文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