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 香钏

#热辣爽文

等渡濑香钏被阳光的温度暖醒时,已经七点十分了。香钏从软的陷下去的大床中跳起,急急忙忙中还弄掉了闹钟那个使她惊慌失措的凶手,刚掀开细柔舒服的鹅毛被,冷空气就攫住了她,只穿单薄黑色丝质睡衣的香钏忍不住轻叫出声。白嫩的皮肤因为寒冷而泛起红潮,前的粉红草莓也在黑纱睡衣中绽放。「好冷喔~」她双手环,快速跳下床直奔衣柜,拿了昨晚吊好的制服就又冲回被子中。她有点笨拙的在被子里穿脱,还得注意不被冷空气袭击。待她扣上了制服衬衫倒数第二颗扣子,丰满莹白的房不安於室的在衣服中晃动,险些蹦出衣服来,她嘟著嘴看著自己可恶的d罩杯部,花了三秒钟决定-今天不穿内衣了!拜托,阿拓大概已经在楼下等二十分钟了吧,早自习时间可是七点四十分耶,不管怎样她也不能再拖下去了,哪有时间让她脱掉制服穿上内衣阿,反正还有背心和外套挡著嘛,天气这麽冷,她一定会把衣服穿得很紧的,没问题!

等渡濑香钏被阳光的温度暖醒时,已经七点十分了。香钏从软的陷下去的大床中跳起,急急忙忙中还弄掉了闹钟那个使她惊慌失措的凶手,刚掀开细柔舒服的鹅毛被,冷空气就攫住了她,只穿单薄黑色丝质睡衣的香钏忍不住轻叫出声。白嫩的皮肤因为寒冷而泛起红潮,前的粉红草莓也在黑纱睡衣中绽放。「好冷喔~」她双手环,快速跳下床直奔衣柜,拿了昨晚吊好的制服就又冲回被子中。她有点笨拙的在被子里穿脱,还得注意不被冷空气袭击。待她扣上了制服衬衫倒数第二颗扣子,丰满莹白的房不安於室的在衣服中晃动,险些蹦出衣服来,她嘟著嘴看著自己可恶的d罩杯部,花了三秒钟决定-今天不穿内衣了!拜托,阿拓大概已经在楼下等二十分钟了吧,早自习时间可是七点四十分耶,不管怎样她也不能再拖下去了,哪有时间让她脱掉制服穿上内衣阿,反正还有背心和外套挡著嘛,天气这麽冷,她一定会把衣服穿得很紧的,没问题!

Updated: 2018年10月20日 — 下午6:26

热辣爽文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