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人脸

#鬼故事

阴沉沉的。

整个天空似乎陡然下降了数十米,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浓浓的雾气笼罩着大地,没有风,天地间一切都好像死了一般,只是静默着,静默着,仿佛要到永恒。

蒋居玲从超市里买菜回来,刚走到小区门口,便见到一群人围在五号楼下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她拨开人群,确见到一个女人躺在那,静静地,一动不动。殷红的鲜血顺着石板蜿蜒而下,浸染着四落的玻璃碎片,如一朵绽放的花,美丽,妖艳。

在看到女子脸的那一刻,蒋居玲愣住了。

随后,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寒意在心底肆意滋生。

她在笑。

没错,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坠楼身亡一刹那,凝固于女子脸上竟然是一抹无比鲜艳的笑意。

蒋居玲隐隐的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她是在对着自己笑。

那个人,她认识。

就住在她楼上。

蒋居玲去超市买菜时,正好碰到她回来,便与其交谈,见其手持一把黑玉折扇,十分精制,便厚颜讨来一观。可当其展开的一刻,蒋居玲的脸色登时一变,将折扇还给了她,找了个理由就走。

原因无它,蒋居玲从小就嗅觉敏锐。

而在那把折扇上她闻见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蒋居玲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异样,告诉自已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但是,她自己都不信。

然而事实上,从回家到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

难道真是我神经过敏,蒋居玲想到。也是,天下人如此多,撞鬼的又有几个?

天渐渐暗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蒋居玲正躺在床上看手机。忽听见窗外有声音,好像是雨敲打玻璃的声响。

她爬起来,向窗望去,果然窗子上有水痕。

下雨了?蒋居玲打开窗,将手伸到窗外。

然而并没有雨点打在手上。

难道是楼上的人向外倒水不成。

一想到楼上,蒋居玲顿时想起了坠楼身亡的楼上女子。

想到那抹明媚的笑意。

她打了一个寒颤。

随后摇了摇头,继续向床走去。

可还没走几步路,那种水敲打玻璃的声响便再次于身后响起,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是那么突兀。

一股不知哪来的怒气袭上心扉,究竟是谁哪家在上面冲水,还没完没了的。蒋居玲转身,决意讨一个说法。

转身的那一刻,她如坠冰窟。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取代而之的是一股深深地寒意。

她看见了一张脸,就那么贴在窗子上。

那是一张由水痕汇成的脸,随着水的滑落,那张脸很快就就扭曲变形,变得三分似人七分像鬼。

但脸扭曲的同时,它的嘴角也在缓缓的扭曲。

好像在笑。

直到那张脸完全模糊不清,蒋居玲依然愣在原地,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慢慢地向床挪去。她感觉自己的小腿在抽搐,心跳的很快,几乎要跌倒。

终于,她挪到了床前,撩起被子,躺进去。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连一丝光都透不过去。

蒋居玲忽然惊醒,入眼的是一片黑暗。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睡着了。

她掀开被子,向枕头边摸去,还好手机还在。

打开手机,却发现在才只有凌晨一点。

也罢,就再睡会儿。

就在蒋居玲迷迷糊糊,意识处于半梦半醒间的时候,握在手中的手机滑落至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懵懂的睁开双眼,伸手去够地上的手机,隐隐约约的看见衣柜门上有个黑影。

待她看清的一刹那,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睡意全无。

那道黑影正好投在床于衣柜门上投影的下面。

也就是说,在她床下好像,趴了个人。

此刻正是深夜,天地间一片寂静。

张居玲瞪大了眼,紧紧地盯着那道黑影,一动也不敢不动。

她感觉自己已经快疯了。

终于,她鼓起勇气,用灵魂拖着自己早已僵硬的身躯。慢慢地,缓缓地向床下探去。

床下空荡荡的。

然而,待蒋居玲支起身子,那道黑影并没有消失,而是依旧待在那里,安安静静地,一动不动。

那么那个人又在哪呢?

蒋居玲忽然意识到,今天因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将窗帘拉上,以至于整个屋内比平时亮了许多。

那么,那个东西会不会是趴在窗外。

蒋居玲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越想越有可能。抹黑去阳台她没有这个胆子,于是她向电灯开关摸去。

光芒一下子充盈了整个房间。

蒋居玲向窗前走去。

窗户上很干净,不仅没有什么人连块污迹都没有,刚刚的一切都好像只是一场梦罢了。

忽然,一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缓缓地蹲下来,呼吸道几乎栽倒凝固。

那是一个手掌印,掌纹脉络清晰可辨,纤毫毕现。

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刚刚的确是有一个人趴在窗外,透过窗户,静静地窥视着她。只不过才离开。

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也许就在蒋居玲开灯的一刹那,虽然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窗外的世界已被黑暗所接管,被寂静所吞噬。万物皆在沉睡,似乎永远不会再次醒来。蒋居玲房间的灯光好似汪洋大海中的灯塔,在风雨中飘摇,随时都可能熄灭。

窗户玻璃上映出蒋居玲苍白的脸庞,在灯光下她的脸好似一个重病垂危的人。

她笑了。

不。应该是另外一个她,是她在玻璃上的倒影笑了。

是幻觉吗?

蒋居玲觉得自己已经疯了。

她抄起书桌上的台灯,用力向窗户上砸去。玻璃碎裂的声响在一片寂静中分外鸣亮。玻璃的碎片刺破了双脚,血水浑着玻璃渣子一同流淌。但她却好似没有察觉到一样,似乎在她的眼中只有那扇窗户。

终于,一切都寂静下来。

蒋居玲瘫坐在地上。

室外的空气通畅无阻地涌入室内,化作微风,轻轻地,柔柔地吹在她脸上。

蒋居玲笑了,笑的很明媚,仿佛三春暖阳中盛开的艳花。

忽然她的笑容僵住了。

因为她发现,玻璃碎片上映出的她自己的笑容。

和那个坠楼身亡的女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清晨,小区门口,一群人围在五号楼下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Updated: 2018年9月6日 — 下午10:34

鬼故事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