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异说之婆媳

#鬼故事

腊月十五,天寒地冻。

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灯和地上的白雪稍微亮一点,五十岁出头的彭玉珍六点就起了床,人啊,一上了年纪就睡眠少,起床了也没什么做,外面下着雪,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也最近几天也不约了,起来打扫一下房间就没事可干了,电视剧也没喜欢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都看不懂。

永华和晓彤还在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知道又是老太太起来了,叫晓彤起来做早饭呢。

“知道了妈,我们马上起。”永华在卧室里应声。

“妈天天起这么早,还非得等我起来给她做饭吃,我这怀孕八个月呢,每天睡都睡不够。”晓彤在被窝里给老公抱怨到。

“你再忍忍,再忍忍,等我今年拿到年终奖,房子的首付就凑齐了,明年咱们就重新买套房子搬出去再说,你这马上就要生了,也需要人照顾你坐月子呢。”永华低声安慰晓彤,他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格确实不是很好相处,晓彤怀孕到现在母亲别说照顾了,连一日三餐都是晓彤做给母亲吃,就算这样,母亲也嫌弃晓彤怀孕了在家吃饭花钱。

“指望她照顾?能做口热饭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至于,好歹你还给她生了个孙子嘛。”

永华和晓彤一起走出卧室,感觉客厅比冰箱还冷,婆婆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你怎么不开空调啊,这么冷,别冻坏了。”

“哎呀,儿子,妈扛得住,我们那时候可没空调没热水器,大冬天都得起大早给一家子做饭哪,还得下地干活,现在的年轻人受不了苦,怀个孩子煮个饭都说累得慌。你一个人在外面挣钱不容易,我得给你省点钱养孩子。”晓彤实在受不了婆婆那副样子,直接走进厨房开始做早饭。

永华吃完早饭就去上班了,虽然每天都起的很早却很少有今天这么难受的时候,大概是今天的公交人特别多,南方的天气比北方还冷骨头,原本想买个车,但永华将钱都省下来准备买房子,而且今天周五,可以不用加班,早点回去陪陪老婆。也许是天气太冷或者起的太早的缘故,整个早上永华工作都不在状态,有些心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直围绕着永华。

正在午休的永华被手机铃声吵醒,一看是隔壁的刘阿姨发过来的。

“永华,你快去医院看看你媳妇吧,中午她摔了,大出血呢,120才拉走,你赶快去看看吧,在XX医院!”

永华听到这里立马飞奔去医院,到了医院的抢救室,看见母亲正坐在急救室外面,彭玉珍也看见永华来了,有些手足无措,眼神飘忽不定的说“医生说没什么问题的,就摔了一下,刘姐告诉你的吧,我都叫她不要跟你说,影响你上班!”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不告诉我,是不是要晓彤死了你才跟我说?!啊?!”永华情绪失控的咆哮。

“你,你这,这是在怪妈妈吗?是她自己滑倒在浴室的,我马上就给医院打了电话的。”

永华什么都没说,瘫坐地上,心里对妻子的情况焦急万分。

许久,急救室的门开了,永华和母亲跑过去。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大人小孩都没保住。”白大褂的医生仿佛是在演电视剧一般说出那句既定的台词,而现实却远比戏剧更让人悲痛。

永华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只是除了那天下午在医院哭晕过去后再也没有掉过眼泪,也没在说过一句话,机械一般地办完晓彤的葬礼,把自己关在卧室内眼神呆滞的看着婚纱照,照片里两个人甜蜜的笑容与亲昵的动作好像对他没有触动。彭玉珍这几天也不敢说什么,看着行尸走肉般的儿子,她知道她有错,不该让儿媳妇去换浴室的灯泡,也不应该在儿媳妇摔了以后没有及时叫救护车,她不也是担心花太多钱吗,怎么也没想到就死了。

卧室里的永华呆坐了一下午,晚饭时候,彭玉珍还在犹豫要不要叫儿子出来吃点东西,却见永华提了个大箱子要出门。

“永华,你干什么,你不要妈妈了吗?晓彤去世是意外,我已经失去了儿媳妇,你还要我失去儿子吗?”

永华冷笑,“儿媳妇?你什么时候当晓彤是儿媳妇?你对她做的那些事你良心过得去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耽误了抢救晓彤最佳时间才导致她们母子身亡的吗?我没有在岳父岳母面前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就已经念在你养育我这么多年的份上了。妈,我真的无法再面对你,看见你我就无颜面对死去的晓彤和孩子,我想自己过。”说完便拎着箱子走了。

“你是不是要抛弃妈妈啊?我一个人怎么活啊,永华!”

“妈,我不会不管你,你就让我自己过一段时间吧!”

彭玉珍此时只能坐在沙发上默默哭泣,心里也是后悔的,可有什么用,人都走了,都走了。就这样一直坐到半夜才回房睡觉,彭玉珍在一阵敲门声中惊醒,惊喜的穿鞋去门,“永华,你回来了吗?”可是门开了,却空无一人,哎,一定是做梦呢!看了时间,六点半,平时也是这个时候醒,昨晚没睡几个小时却再也睡不着了,一个人的家真冷啊,即使开着空调,就说开空调除了浪费钱一点用都没有,他们在的时候还不听我的。

彭玉珍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去做饭。端着煮好的粥放在餐桌上时突然发现桌子上居然有一碗泡着水的米和两个鸡蛋。拿起鸡蛋仔细看了看又晃了晃,还是生的,永华放在这里的吗?将鸡蛋放回冰箱,想起永华心里又悲凉起来。晚上吃了饭就犯困,早早上床睡觉。“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中醒来,看时间,六点半,开门仍旧空无一人,难道还是做梦?会不会是平时都这个时候起床,形成的生物钟导致的定点醒啊?

彭玉珍这几天不想出门,一出门就会有邻居对她指指点点,一定是隔壁的刘姐嘴巴大,把那天的事情告诉别人了,彭玉珍其实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是怕被亲家知道晓彤的死是因为她故意拖延时间才导致的,会不会到公安局告她,所以,她不出门,避免人家的谈论。可是早上吃饭的时候又发现了餐桌上出现泡着一碗水的米,她记得昨天的米她已经做了饭吃掉了。怎么会又有一碗?而且旁边盘子里不是鸡蛋而是生的胡萝卜和白菜。这是怎么回事?

彭玉珍心里有点疑惑有点恐惧,她不敢往那方面想。不过她很镇定,没什么好怕的,当年她毒死永华他爸的时候也怕过,后来不也什么都没发生吗?一切的牛鬼蛇神都是不存在的!之后的每天早晨六点半,彭玉珍都会在敲门声中醒来,而她开门后也必定没有人,餐桌也必定放着一些食物,生的。慢慢的,她就当是晓彤舍不得她,每天给她做早饭呢,心里还得意的想,这晓彤连死了都还记得给她做早饭。看来她调教儿媳妇调教的很成功。渐渐地,彭玉珍恢复了跟以前一样的生活习惯,只是儿子不在身边,心里空落落的。这大半年儿子也没主动打过电话来问问,甚至连过年也没回来,她知道儿子心里有怨气,她的心里也很悲伤。时间转瞬即逝,从寒冬腊月到七月流火也不过弹指一挥间。

这天,彭玉珍做了一个很美丽的梦,梦见晓彤生了个儿子,永华抱着儿子和自己开玩笑,晓彤也乐呵呵的在做饭,梦里面晓彤笑着说“妈,您看现在,我们一家人多好啊,我们已经买了一套房子,准备搬出去,您就不要和我们一起住了,怕小宝宝吵着您!”彭玉珍很生气“怎么,有了房子不要娘了?你这孩子还得指望我给你们带吧!你们什么时候搬?我这就去收拾东西。”“妈,你别来了,我和晓彤想过几天清净日子。”梦里的永华和晓彤对着她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了!彭玉珍怎么追啊追啊都追不上,这一生气就醒过来了,太阳已经高高挂着了,心里奇怪,今天怎么没听见敲门声?打开门一看,餐桌上很干净,什么都没有了,彭玉珍心里真是高兴的不得了,出门的时候嘴上还哼着小曲儿呢。想起早上的梦,彭玉珍想去看看儿子,儿子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却没告诉她具体位置,她想和儿子和好,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是时候了。正当彭玉珍准备给儿子打电话时,一个陌生号码先打了进来。

“你好,请问是聂永华的家属吗?聂永华昨天在出租屋里自杀了,请你来认领一下尸体。”

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打在彭玉珍的脑海里,直到到了停尸间看到儿子冰冷的躺在那里才痛哭出声音……

“警察啊,我儿子不会自杀的,他一定是被人害了,你们查查是谁害死他的,求求你们了!”彭玉珍泣不成声的哀求着,抱着警察的腿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阿姨,请节哀,我们会经过详细的调查,再确定聂永华的死是否属于他杀,但从我们已经得到的证据来看,他自杀的可能性很大,这里有他的遗书,和他死去时仍是面带微笑。”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彭玉珍无法接受警察的调查结果,一直在重复着那一句,也许她从未想过儿子会狠心离她而去。彭玉珍一直在停尸间哭的昏天暗地已经完全没有站起来的力气,手里拿着的永华的遗书已经被手上的汗湿了一大片,但仍能清楚看到永华留下的那些字句……

“妈,我走了,晓彤来接我了,我对不起她们娘俩,我知道你对晓彤做过什么,我无法恨你,但我也无法再面对你,你犯下的过错就让儿子来承担和偿还吧,还有父亲的事,我一直都知道,虽然那不怪你,也让我一起偿还吧。你别跟来了,我和晓彤还有孩子过的挺好的。”

Updated: 2018年8月15日 — 下午12:16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