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过屏幕的干扰波

#鬼故事

茉叶告诉闺蜜孙婵娟,她交往了一个男友,就在同一间教室内听教授讲课。“是谁”?孙婵娟问。茉叶故意卖关子:“不告诉你,猜。”孙婵娟没有耐心猜,她看看周围的男生,数着座位,问身边的茉叶:“第三排座位从右边数第六个”?她略摇了摇头:“不是,继续猜”。孙婵娟猜了几个人后,耐心磨光了,不猜了。她就等着听茉叶说答案了,茉叶让她等一夜,明天再揭晓。

今天的课程结束了,茉叶和闺蜜孙婵娟离开学校,返回各自住宿的公寓。她们都在校外住宿。孙婵娟与母亲租住在老式公寓楼内的单居室里,茉叶单独租住在高层公寓楼内的套房内。孙婵娟从来没问过茉叶,套房的租金来源。以她对闺蜜茉叶的了解,家境没有富裕到为茉叶支付每月三千元的租金,从大一开学一直支付到现在,三年的时间。还有茉叶的吃穿用,她从来不见茉叶兼职。

曾经有一次,孙婵娟临时起意去茉叶租住的公寓。刚走出电梯门,她就见到了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人,西装革履穿着很高档的样子,从茉叶租住的公寓里出来,被裹着浴巾的她搂住脖子亲了一下嘴。孙婵娟想退回电梯内,门已经关上了,她只好推开了安全通道的门,沿着楼梯走下了楼。这段见闻,她没向任何人说起过,只写在了日记里。

第二天,孙婵娟没在教室里看见茉叶。她的手机关机,孙婵娟发了多条信息和微信给她,没有得到回复。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孙婵娟决定回家的路上顺路的去一趟茉叶租住的公寓。她在电话里和母亲说了声,去茉叶家看看情况。天空下雨,她撑着伞,沿着人行道走向茉叶租住的高层公寓楼。走进公寓楼内的大堂,等着电梯下降到一层,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穿着雨衣的男人,戴着口罩和墨镜。因为他装束特别,孙婵娟多看了他一眼,男人也多看了她一眼,与她擦肩而过。

孙婵娟跨进了电梯厢,按下了楼层键。从合拢中的电梯门缝看见,那个装束特别的男人没有离开。他停在了电梯门外,隔着墨镜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孙婵娟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好在电梯门很快的合拢了门缝。电梯厢载着她直达到了闺蜜茉叶居住的楼层,跨出电梯门,走廊内的空气不好闻,有腥味。谁家处理了鱼虾蟹蚌,腥味弥漫在不通风的楼道内。

孙婵娟敲响了茉叶租住的公寓门,敲了好几下,没有得到她的回音。孙婵娟出声喊她,却把邻居喊出来了。她开门探头出来,看见是孙婵娟,认识,三年间见过很多次面。“别喊了,她刚才出门去了。”邻居说。孙婵娟告诉邻居,茉叶的手机已经关机一天,也没到学校上课,情况反常。

“也许不是她。”邻居迟疑了,刚才听到有人关门离开,但没有反锁门。而且,离开的这个人脚步声很重,不像是茉叶。“联系房东吧。”邻居是老住户,认识房东,有他的手机号码,联系了他。“来开个门看看。”房东住的地方不远,十五分钟后,他赶到了,用钥匙开了门。一股更浓烈的腥味扑入鼻中,令在场的孙婵娟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她和邻居都没敢进屋,等在了门口。房东是男人,胆子比较她们大,先进屋内看一眼。

Updated: 2018年7月28日 — 上午10:12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