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脚蹬茅坑沿子,我扳她肩膀拔马桶盖…

#内涵长段

八十年代初,二叔在大都市当兵退役,一个星级宾馆拆迁,他宝贝似捡回了一个垫圈破裂的丢弃马桶。

那时候的马桶,不是靠水冲而是什么螺旋吸水的,结果他回家不会用,鼓捣了半个月,最后哀叹没城市人那个命,扔了。

那可是个洋玩意啊,我爸把它搬回了家,围着马桶研究了两天两夜,也没弄明白水是怎么下去的。

最后直接用钻头打穿了底座,架在了我家的茅房上。

有了这个可以坐着的玩意,再也不用担心会溅一屁股了,翔拉的高大上啊,全家人上厕所的积极性,都空前高涨起来,每个人都坐在上面不愿出来。

那一阵子我也一样赖桶,坐上面一边摇着小纸扇一边看着小儿书,每每被人催促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出来。

久而久之都知道我赖桶严重,那天真的是在如厕,老爸肚子疼在外连声凶我快出来。

我哀求:才一半啊。

“信你的鬼话?快滚出来,不出来打死你!”

搁平时也就算了,反正从小也被打骂皮了。但那阵子不一样,老妈怀了二胎,买了好多小孩花衣裳回来。

想想自己穿的神马破玩意,黑裤子膝盖破了个洞,居然给补了个黄补丁!严重的失宠感让我积怨很久,加上没拉完确实恼火。

当时口袋有糊别人锁眼的强力胶水,一怒之下情绪失控,挤光了那瓶胶水,把马桶垫圈表面涂了一遍。

刚掀开草帘,老爸就怒视着我往里闯,我吓的赶紧跑了。

讲真,我并不知道那胶水粘的那么紧,以为粘住了扯吧扯吧就掉了,玩的把这事搞忘记了。

那时候没什么游戏,就玩捉迷藏,躲着躲着我又钻进了厕所。

冷不丁抬头一看,老爸正目眦尽裂的一起一伏耸动着,用屁股活塞状在拽马桶垫圈。

大夏天的,热啊,汗冒的那衣服像刚从水库里爬上来一样。

看我闯进来,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怒骂:兔崽子把什么弄马桶上去了?

我就觉得脖子都快掐断了,惊恐的撒谎:不知道啊,不是我弄的。

老爸把我往茅坑里一按:不说是吧?不说把你扔下去。

无奈只好承认是胶水,他把我耳朵扯住拎了三百六十度:咋弄?粘住了咋办?我就问你?!咹!…快特么去拿菜刀来…

我进屋拿了把菜刀,他小心翼翼的用刀分离着大腿和马桶垫圈,像街上的屠夫在小心翼翼的片肉皮。

我张大嘴巴紧张的看着,无限崇拜的说了句:爸,你以后可以当屠夫了,跟刮猪腿一样样的。

他恼怒的抬头刚骂个“滚”,就“丝”的一声长吸了口凉气:沃日.他个祖奶奶滴,腿割开了!…哎哟哟…哎哟哟…疼死我了!

大腿一下冒出了血,老爸气极败坏,看样子他举着菜刀想虎毒食子!吓的我赶紧逃到外面,远远听到他在骂:…今儿不把我弄掉,非把你剥了皮喂狗!…

事情严重了,刀都割不下来,咋办?

老妈那时候怀着弟弟去姥姥家蹭吃蹭喝去了,家里没人,得去外面请人帮忙啊!

村里人都干农活去了,找了一圈,发现王寡妇在家,这货作.风不好,有一堆男人偷着养她,所以不大下地干活,她家的地被几个光棍条子刨的比她脸还干净。

我像见了救星一样,把我爸屁股吸马桶上拔不掉和她说了,王寡妇当场乐了,一脸坏笑的说她去看看。

快到茅房时,王寡妇给了我几颗糖:去玩吧,救人的事我一个人就好了!

见她说的那么邪乎,我有点信了,又怕老爸破了定身术出来揍我,就没有跟去,躲在一个草垛后面忐忑的偷听着动静。

就听那边在笑:大兄怼,听说你屁股吸住了,来来来,妹子帮你弄弄…

“滚!”

“哟~,脾气挺大哈,看不出你黑的糊炭样,屁股还挺白的…”。

“…想干啥你?别动手动脚哈…滚…”

就听厕所咕咚咕咚的,咋了?还打起来了?

那可不得了,王寡妇那壮的出了名,她老公没死前是矿上挖煤的都打不过她,村里都说她厉害,老公快死那天她还尿出了三个煤球。

我也不知道尿出煤球是有多厉害,但想像自己从没尿出过,这么厉害的女人,我爸特殊情况肯定打不赢啊!

情急之下赶紧跑到农田里喊人,干活的人一听王寡妇和我爸干起来了,都奋力回来拉架,几个光棍跑的最快了!

我带着他们赶到时,厕所里已经没有吵闹声了,就听王寡妇在叫:大兄怼,使劲!对,对,拽紧我的手屁股再高点,一起使劲拽掉就出来了!

“有点疼啊…”

“没事,刚才我用热水浇过了,软化了一拽就掉了。”

里面有咣当咣当马桶盖砸击马桶的声音…光棍们楞在了厕所门口,有一个嘀咕了一句:咋的还锁住了?

就听啪的一声,厕所草帘被撞开了,王寡妇一下背朝地倒了出来,老爸也趴在了她的身上,屁股还带着那个破裂的马桶垫圈……

……那个夏天,老爸就没几天好日子过,每每半夜听到老妈在用纳的鞋底抽他“…别睡了!交待清楚!搞了多长时间?…是咋锁住的?…”

“孩妈…真没有,是她脚蹬茅坑沿子,我扳她肩膀拔马桶盖……”

“放屁…拔马桶盖能石更的了?村里都说你石更了用热水浇软的…,还用糖把孩子哄走,怪聪明来…起来!…”

Updated: 2018年7月14日 — 下午11:08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