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舅,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

#内涵长段

外甥文文小我两岁,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处得跟亲兄弟一样!但有时候也挺烦他的,时常作弄他一下。

文文的意志很坚定,有种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意思。依然一如既往的和我形影不离。

只是偶尔在老爸打我打累了的时候,给外公倒杯水什么的。

一年暑假,老爸的那个乡镇小破厂要搞什么第三产业。从外地引进来一台冰棒生产机。

那个时候的冰棒真的是冰棒啊,掉地上砸个坑,扔出去能砸死人。

但对于我们来说,那个冰棒车间就是天堂啊。夏天吃冰棒不要钱,还特么是任吃。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几天后,放任的后果出来了,我俩同时跑肚窜稀。文文的小脸拉的煞白,走路直打晃。我也好不到哪去。大人们下了严令,再到冰棒车间去就打断我们的腿。

小孩的记性都是属狗的,撂爪就忘。病还没好利索又惦记上吃的了。

那天中午,我俩在车间门口,闻到那冰棒诱人的甜香,不由的食指大动。

可不让进怎么办,文文说话了:老舅,上次在车间我看到后面的一个窗户坏了,等会工人下中班后我们爬进去。

我一想,对啊。这样溜进去,拿了就跑,神不知鬼不觉!越想越觉得可行。

我不由摸摸文文狗头,夸了一句:小子不错,有前途,老舅看好你!

说干就干,看到工人下班了,我俩绕到了车间后面。但现实给了我们当头一棒,窗户太高,以我们的身高,根本够不着。

我看了文文一眼,有主意了。我说:文文,你在下面驼着我,这样我就可以爬进去,到时我多拿几根出来,咱俩一人一半。

文文一听有点不乐意了:干嘛你不驼着我,我进去拿了也一人一半!

我生气道:我个高啊,你驼着我才能够着!要是我驼着你够不着怎么办?

他想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蹲了下来!

我踩在文文肩上,用力的向上爬。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进去了。我先美美的吃了一根,又抱了几根正准备原路返回,发现坏了。

进来容易,可特么怎么出去?车间里可没有垫背的。为了防止工人偷懒,连凳子都没有一把。

操作台就更别想了,离窗户差着十万八千里,以我的小体格那几百斤的铁玩意,我根本挪不动。

我渐渐感觉有点冷了,工人们虽然下班了,可冻柜还开着,丝丝向外冒着凉气。

我又刚吃了根冰棒,内外夹击,我禁不住打起了哆嗦。此时离工人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呢!

怎么办?被冻死,还是被打死,对我而言这特么是个哲学问题!

我想毕竟是老爸亲生的,怎么也不可能真的打断腿吧!先顾眼前吧!

文文还一个劲的在外催促:老舅,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爽,快点出来啊!

玛德,要不是出不去,我真想把那小子拉进来“爽”一下!

但是这个时候我不能骂他,一线生机全系在他身上。

我难得温柔的对他说:文文啊,老……老……舅现在出不去了,里面好冷,快……快……冻死了!你赶紧去叫人,好把老……老……舅放出去!

文文道:老舅你又骗我,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把我支走了,你再爬出来一个吃。说好了一人一半的,你快点的,别耍赖。再说了,告诉大人要打断腿的。

我又哆嗦着说:老……舅平时……待你咋样,你……你……心里没数……老……老舅……是……是那……样人吗……

有时候智障真的会传染的。

知道最怕什么人吗?最怕傻的人突然变聪明了。

文文就是这样,任我百般劝说,威逼利诱,他就是不动,非要等我出来一人一半!

渐渐我的意识模糊了,朦朦胧胧感觉到一道光射了进来,接着便是嘈杂的脚步声。

再醒来已是在床上了,看我醒了,老妈哭的跟泪人一样,抽泣着说:幸好今天中午有熟客来提货,要不然……说完就去厨房煮姜糖水了。

文文却鬼头鬼脑的探出头一脸崇拜的看着我说:老舅,厉害啊!演得真像。老实说你到底带了几根冰棒出来,说好一人一半啊,不许耍赖!

我特么…………

Updated: 2018年7月4日 — 上午11:46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