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老大的一点不灭火星

#内涵长段

胡老大自然姓胡,因在那个年代当过老大,村里人都戏称他为“胡老大”。

胡老大瘦骨嶙峋,皮肤黝黑发亮,头顶光溜溜的没一根头发,腿略微有点瘸,有时会拄拐。他的眼睛大的仿佛眼眶都装不下了,直直的突出来,甚是吓人。

我们村的大人吓唬小孩从不是什么夜猫子,老妖婆这类的。只要一句胡老大来了,再闹的小孩都安静的像鹌鹑一样,屡试不爽。

我小时候就怕他怕得厉害。直到长大后才好些。

胡老大烟瘾奇大,并且只抽自己种的烟叶。把烟叶晒干后切成丝,拿纸一卷就可以抽了。胡老大所到之处,无不退避三舍,味道实在太冲。人送外号“来人散”。

我曾有幸尝过一次,入喉如刀割,实是难以下咽。

老大还爱喝酒,从不局限于什么下酒菜,只要能入口的都能对付二两。

村里至今还流传着关于他喝酒的笑话。说老大一天晚上趁着月色喝酒,手里的螃蟹腿掉地上了,捡起来继续喝。第二天才发现捡起的哪里是什么螃蟹腿,分明是一颗生锈的铁钉,已经被嘬的闪闪发亮。

故事里演绎的成分偏多,但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老大的酒瘾之大。

小时对老大的阴影甚大,看到就远远躲开,老大也为了配合大人恐吓的话,也常故作凶恶状。

长大后才慢慢对他有了些了解。老大其实不凶也不恶,那个年代,仅仅因为长相唬得住人被推举为老大。

而我对老大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年暑假,因出了变故,大人们都有事要忙,家中就留下我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

左邻右舍纷纷过来嘘寒问暖,有送鸡蛋的,有让我过去吃饭的,让我意外的是胡老大也来了。

他拄着拐,蹒跚的过来摸着我的头说,男子汉坚强点,这点小事不算啥!走是还留下了自己腌的咸鸭蛋。

就是那件事,让我觉得老大不再可怕,隐隐还带着点可敬。

老大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听大人说是和一个外地逃难的婆子。两年后婆子也跟人跑了,就留下老大和一个未满周岁的女儿。

那些日子老大常腆着脸全村跑,就为孩子讨口奶吃。农闲时老大会抱着孩子在村口眺望。大家都知道他在等什么,也更知道他的等待没有结果。

夕阳下,他在村口时而踯躅,时而伫立,孑孓无所依,此时他在想什么,无人得知。

村里人常调侃的一句话:你怎么搞的像胡老大一样了!说的就是这种长期或无结果的等待时的状态。

一个瘸腿的男人独自带小孩的艰辛可想而知。所幸的是小孩很懂事,读书也上进,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

那几年,老大是快乐的,逢人聊天不过三句话,必定会提到我家那妮子在学校如何如何……公鸭嗓般的笑声,半个村的人都听得到。

其实对老大而言小孩成绩太好,未必是一件好事。小孩毕业后分配在国企,好像是一家卷烟厂来的,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一次。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好像一切又回到原点。唯一变化的是老大卷烟的纸升级了。不再是作业本,废报纸之类,而是换成了真正的卷烟纸。

老大给过我一些,说这种纸只要一点火星就会一直燃下去,不会灭。

我感觉老大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他自己。

命运多舛,终归淡然,但只要胸中一点希望在,生活总得继续下去。

老大老了,常一个坐在门口抽着烟,他黝黑的皮肤不再发亮,变得褶皱而松驰,眼睛也突出的更厉害了,模样仿佛更加可怕。

村子也老了,没了年轻的活力,带着点暮气沉沉。老大就这样和村子一起慢慢变老。

但只要有一点希望在,生活总的继续下去!!

后记:每次回到故乡,再也找不回儿时印象,总觉得河变浅了,路变窄了,人变少了。

但关于记忆中故乡的美好总是顽强的出现在脑海,明明知道找不回了,还是呼唤我一次次的去寻找。

也许这就是故乡的味道!

Updated: 2018年7月3日 — 下午12:23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