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内涵长段

本人80后,出生那天,大姐结婚都半年了。她抱着我笑着说:真是亲妈,知道我马上要小孩了,先生一个让我练练手!

就这样,外甥小我两岁,从记事起,他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哪跟哪,活脱脱成了我身后的小尾巴。

我俩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处的跟亲兄弟一样。姐家负担较轻,小零食也多。外甥对我很是孝顺,经常拿点出来他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

八岁那年暑假,一天午后外甥如往常一样过来找我玩。看到我兴奋的说,家里今天来客人了,从远远的地方带来好多橘子,甜的我连籽都吞下去了。本想留一半给你,可我实在忍不住就全吃了!

这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呀,玛德,好东西不拿来孝敬一下,吃完了过来显摆。

我决心吓吓他!

我故作惊慌状:你连籽都吃了?橘子的籽不能吃啊,在肚子里面会发芽长大树,把肚子撑破的!

外甥明显慌了,平时对我言听计从,一点也没怀疑我的话。忙问:怎么办?要去医院吗?

我安慰他说:去医院要开刀,舅舅有个主意,趁现在还没发芽,赶紧喝点菜油等会拉出来就没事了!

菜油那玩意炒菜很香,但生喝的滋味绝对不好受。外甥喝了半碗,实是喝不下去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舅!可以了吗?

我倒不是不忍心看他难受,主要是怕喝多了,老妈发现少油了会揍我。

于是说,差不多了,回家上个厕所就没事了!

打发走了外甥,很快就忘了这件事。晚饭时,大姐上门告状,说外甥现在上吐下泻,问他怎么回事,刚开始还不肯说,后来看实在严重了才告知实情。现在得赶紧送医院!

爸妈都慌了,放下筷子就往外走。临出门时老爸放下一句话,等会回来收拾你!

我一边埋怨叛徒的不坚定,一边思考着后果。

老爸的教育理念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没有什么是揍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揍两顿!

想想那竹条在屁股上的咻咻声,有点不寒而栗,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翻出了老爸的手提包,胡乱的抓了把钱,到门口又想了想,还是留张条吧,毕竟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不能不告而别!

撕下张纸我写道:爸爸,妈妈,我走了,你们不要找我,给XX说声对不起!

“找”字不会写,画了个枣子替代上,想想他们应该能看懂,于是乎,夜幕下,我第一次出了远门。

夜色中,我漫无目的一直往前走着。怕挨打的恐惧很快被茫然取代。八岁的小孩在这大晚上的不知道何处何从。

后来想想去县城吧,不久前老爸看望朋友时,带我去过一次。但班车到早上六点才开,看来我还得在这荒郊野外待上一晚。

无家可归的恐惧和数以万计的蚊子叮咬,让我那晚在草垛头醒了一万次。梦中都在啪啪打着自己的脸和胳膊腿,脸都打肿了!那一晚的记忆,真是无比惨痛!以致多年以后还会在梦中经常惊醒!

天刚蒙蒙亮,我赶紧到发车点等着。随着人群买票上了车。

一晚的疲累加上颠簸,我睡着了,司机叫醒我时,已经到了站!

放眼一望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想着以后就要在这大城市里打拼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但现实是残酷的,当我按既定计划,去别的饭店问要不要招端盘子的,要么是不理人,要么是:滚。更气人的是,居然还有问我断奶了没……

坐车加上吃饭,很快带出来的钱就没了。

也不敢找工作了,因为有人告诉我自己是童工,没人敢要。只好漫无目标的,白天在街上逛,晚上就到车站凑合一晚。

这样又过了两天,我实在饿的受不了。垃圾筒捞的饭盒,吃的差点吐出大肠后,开始无比思念家里香喷喷的饭菜,于是在考虑是否回家。

但怎么回去才有面子呢?得想个办法!

后来想到老爸的朋友张叔叔就在车站附近,那时跟随老爸去他家玩过,大致方向还记得,我有了主意。

我走到张叔叔家附近,假装闲逛。但来回逛了几趟没用,他像没看见一样。

真是人情冷暖啊,正感叹着,遇过一家玻璃窗,突然吓了一跳,玻璃上映出一个蓬头垢面一脸黑灰的小叫化子,一回头看没人,再看,原来是自己!

难怪没认出来,这头发雷劈一样又顶着包公脸,爹妈也认不出啊,必须洗洗。

刚想去找水源,张叔忽然要关门,并冲里面喊:老婆子,打扮好了没,马上要开席了,去晚了没礼貌。

什么?要走?可不能再拖一天了,但没水源咋办?情急之下,管特玛的,我忽的窜进旁边小巷,掏出丁丁就开始用手接着撒尿。

对,你没猜错,我是要用尿洗掉脸上的污泥。妹的,那几天又渴又饿,尿少,而且还黄澄澄的,所幸滋一点洗一下,也洗完了,抹抹脸我一下子冲了出去。

张叔正在锁卷帘门,我假装无意回头看他,这下他马上认出了我:孩子,你咋在城里?艾玛呀,这是生病了吗?脸咋这么黄啊?

我顺势虚弱的点头,张叔心疼的把我搂住,用手不停的抹我的脸:咋冒这些虚汗啊?你看汗珠子,黄的发亮了,是和你爸进城走丢了吗?……

事到临头,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我不敢说谎,一五一十说了……

Updated: 2018年7月4日 — 下午8:33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