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满吧,少了怕说咱不行!

#内涵长段

一件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糗事。

朋友们总是好奇,为什么我和我弟会相差十七岁,这要从我十六岁那年说起…

那年航校来挑学员,诺大一个学校两千多人,只有我通过层层筛选进入最后的体.检。心里有庆幸、有喜悦、有忐忑。

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称是中原黄土地大学修理地球系在读刨地研究生,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到镇上赶集。

他收到消息后,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到处炫耀他儿子马上要开飞机啦,还在村里放话,如果他儿子能顺利进入航校,将在村里连放三天电影。

去县城体.检那天,我爸赶着从三姨家借的毛驴车,怀里揣着我妈在天还没亮就煮熟的六个鸡蛋,一路护送我到县人民医院。看着人头攒动的医院大厅,我爸比我还激动。

挂号登记,查体,化验血液,进行的都很顺利。接下来到了化验精.子存活率,护士给我发了个杯子,想问问要装多少,又不好意思开口。

父子俩在厕所里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开始犯难……。最后,我爸丢掉手里的烟屁股,用脚碾灭,皱着眉头眯着眼瞅瞅杯子瞅瞅我,斩钉截铁的说:“装满吧,少了怕说咱不行!”

我当时血气方刚的,精气足,再说也轻车熟路,不一会儿装了小半杯,慢慢的……慢慢的……有点力不从心……

想着马上就能开上飞机了,当然不能放弃,继续往杯子里装,不知不觉的,我开始手脚发软,眼花缭乱的手速也开始慢了下来!

我爸在门外边儿给我加油鼓气:“满了么?…再坚持坚持!”

我两只手慢慢变得麻木不听使唤,继而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站不稳,眼前的景象也在空洞的瞳孔里逐渐模糊,咕咚一声跪倒在蹲坑边上,万幸的是,仍然给大王敬酒一样稳稳把杯子举在头顶……

我爸听到不对,推门一看,赶紧扯死狗一样把我往外拖。

他一手持杯一手扯不动我啊,几个撒尿的男同胞迅速收了工具,一起把我四仰八叉的抬着往外跑。

就听他们一路吆喝:快让让啊让让啊,这小伙在厕.所打灰.机打晕死过去了……

尼玛那时裤子虽然被提上,勉强遮住要害,可裤带都没系还在晃悠着,候诊大厅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跑上来看啊……有的在旁边议论……这就是那个打灰机的小伙子呀……对呀对呀……屁股真白啊!”

又急又羞,早上还空腹,可能确实还有点虚…视线越来越模糊……

慢慢恢复神志,艰难的睁眼看周围的情况,模糊的看到几个人影在晃动,从声音判断,有我爸,我妈,我三姨……。从她们交谈的内容得知,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白大褂出现在门口:“谁是病人家属?”

我爸:“我是。”

白大褂:“出来下,跟你谈点事。”

第二年,我就有了个弟弟。我爸紧锁了一年的眉头,随着弟弟的出生和我天天大腰子补好的身体才慢慢的舒展开来。

忘不掉的是回忆,继续的是旅途,我拿一碗水当救赎。

Updated: 2018年7月3日 — 上午8:34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