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床房也可以!

#内涵长段

大概是大二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一个班十几个人约好下课后去洗个热水澡。

把东西收拾收拾,十几个人冒着雪天去浴室,结果学校的浴室热水供应不足,没办法洗澡。

十几个人在雪里愣住了,天很冷,但是又都非常想洗澡。

我们刚开始决定去外面浴场洗一回,但是大家口袋的钱都不多,正好带个5块洗澡钱(学校当时凭校卡,5元洗一次),外面浴场要20块钱一个人,根本不够。

这时候,还是班长果敢机智,提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想法,去开宾馆洗澡吧!

应该所有大学门口都有那种民房改造的小旅馆,80块/3个小时钟点房,不用身份证,押金也就100块钱。说实话,我们也没进去过,觉得它很low,没想到这次派上了大用场。

于是我们把大家的钱凑一下,100多,10来个人领着洗漱用品,浩浩荡荡,走到了学校门口的小旅馆门口。

为了避免10来个人一下子进旅馆,老板不让我们开房。我们决定派两个人去开房,很不巧,我被选中了。

我把大家的洗漱用品用书包装好,和班长一起背起大家的希望,从校门口出发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大家用自己的毛巾冲着我们两挥舞,那一刻我是感到如此的壮烈。

你的背包,让我走的好缓慢。

“老板,开个钟点房”我把凑出来的180块零钱拍在桌子上。

“标间没了,只有大床房,去别家吧”柜台后面,一个烫着卷发的大妈,蹲在小太阳前,磕着瓜子,看着电视,打发我们。

“大床房也可以!”班长开口的一瞬间,看到大妈的瞳孔瞬间变大。一脸惊愕的表情很快浮现。

因为班长是北方人,长的又粗犷,186的身高。我又是南方人,虽然也很高,但显得秀气一点。全程气氛十分尴尬。

“80块,3个小时后来退房。”大妈说完扔给我们一张破旧的房卡,“118,进去直走第二个房间就是。”

我们两拿着房卡,快速走入看似漫长,实则简短的走廊。只留下前台大妈一脸诧异和尴尬的表情。

班长嘴里还小声絮叨:“3个小时够不够?”。

进去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为了不让老板觉得异常,只能让同学们一个一个进来,理由就是找人的。

于是乎,我们在这短短的3个小时内,解决了10来个人的洗澡问题。

因为小旅馆热水器设备问题,经常忽冷忽热,就会有“啊”的惊叫声。

而且每次有人出去,都摆弄着衣服。

“老板退房。”因为刚洗完澡,我的脸色透露着血色。

老板“啪”的一声,把100块钱推给我们。一丝邪念的微笑目送我们出去。

从此以后,学校流传着10多个小青年开房乱搞的故事。

以后再也没脸经过学校门口那家小旅馆了。

Updated: 2018年10月31日 — 下午1:47

内涵长段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