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内涵长段

小时候,最彷徨无助的时刻就是跟老爸走散的时候。

那是老爸刚做药材生意不久,要到大城市进货。

禁不住我的撒泼打滚,勉强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

药材市场真是大,人流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一路上我的眼睛都忙不过来,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什么都觉得新鲜。

不知不觉中和老爸走散了,反应过来时,除了满眼的陌生,哪里还有老爸的踪影。

这下是彻底慌了,人生地不熟的该怎么办,关键手上一分钱也没有。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爸,肚子饿的咕咕叫,心想别管那么多了,先回家再说。

按着记忆我找到了来时的车站,乘着司机不注意,钻入最后面的椅子下蜷缩着,一晚的兴奋加上颠簸我睡着了,售票员叫醒我时已经到了县城!

当看到我是一个人坐车时,那女售票员便嚷嚷着要我买票,那年轻司机在一旁出主意,说是要把我拖回去,到时候让我找父母要钱,要是我不答应的话就把我卖掉。

后面那句话自然是玩笑,可我当时却是急得浑身冒汗,也不知道咋想的,脑子一抽就抱住了那青年司机,口里就大喊“爸爸别卖我”之类的话。

这下那司机可就傻眼了,不仅仅如此,那站在一旁的女售票员,当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张牙舞爪地用她那小刀子般的指甲向司机脸上挠去。

“好你个乔二愣子,前几天日老娘的时候还说信誓旦旦说娶我,你特么孩子都这么大了……”

见他们扭打成一团顾不上我时,我就趁机赶紧溜了。

县城离家还有距离,再去蹭车也行不通了。

记得老爸有个做药品销售的小兄弟张叔,老爸前些日子还给他张罗对象呢。好像就在车站附近,我立马有了主意。

找到张叔家里时,刚好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很吃惊我是怎么一个人跑到县城来的,看我浑身发软的样子,问了几句后,便说第二天早上就送我回家。

知道我饿狠了,张叔给我熬了绿豆粥,正准备吃的时候,半途他突然有事要出去一趟,叮嘱我只能喝一碗后便匆匆走了。

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饿狠了的人不能吃多的道理,还以为张叔小气不想给我多吃,连喝了三大碗,看着已经见底了锅,不由有些发慌。

我把张叔的那份也吃掉了,回来他会不会熊我呢?

翻了半天没找到绿豆,倒是找了好些大人说的“补品”。凭良心说,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药是干啥的。

想着既然是补品,煮煮应该也能吃吧。

我吃了张叔的那一份,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便想给他煮一锅粥出来。

加了米之后,我研究了半天,才搞懂那煤气罐和打火灶的用法。

当我煮好的“绿豆粥”盛好端到客厅,便跑到卧室里关了门逗张叔家里的金毛狗玩。

直到外面突然传来张叔叔气急败坏的叫骂声,我才知道,我特么居然忘记了关火。

他家的厨房是怎么被烧的我真不知道,就连他自己,头发和眉头都被烧掉了一大半。也幸好他回来的及时,火势没有蔓延出厨房。

看到我惶恐的模样,张叔叔眼神很复杂,不过,他没有怪我,反而用颤抖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道:“人没事就好……嗯,你先去睡吧,我先去喝碗粥。”

我煮粥的味道应该还不错,加了好多香菜咧,张叔都喝了好几碗。

当晚睡得颇不踏实,隔壁张叔房间里一直动静不小,一直都传来他锻炼身体时的沉重呼吸声。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便发现张叔正眼眶乌黑脸色苍白地站在我床前,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颇令人费解。

看来,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大清早就盯着我起床,难道是怕我又不见了?

见我醒来,张叔张张嘴,半晌只是垂头丧气地叫我起床,说要送我回家。

回到家,妈妈看到我惊讶的问: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爸呢?,回头又看着眼眶乌黑,头发都被火燎得只剩下一半的王叔,半晌才认出他来。

“大姐啊,你娃儿我给你送回来了……孩子很聪明,居然只去过一次就还能记得我家地址……我特么真是日了狗哇……”

看到我妈的时候,张叔似乎很激动,泣不成声。

好人啊,我看着张叔情难自禁的模样,心里头暖暖的很感动。

古有关云长千里送嫂子,今有张叔叔百里送侄子。

讲义气,够哥们!

老爸的这个朋友,交得值哇!

等送走了张叔后,问明了情况,妈妈亲手煮了碗水饺给我吃,看着我吃的很香,她抹了把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娃啊,好吃么?”

“好吃!”我连连点头,看着慈祥的母亲,心中充满无限的温暖。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吃饱了再去一趟,把你爸找回来!

Updated: 2018年11月21日 — 上午9:15

内涵长段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