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

#内涵长段

老妈一生勤劳节俭,唯一喜欢的就是用扑克牌斗地主。

她一到了牌桌上,开心又陶醉,输赢也不大,纯粹图一乐呵,所以老爸也不去说她。

老妈经年累月的玩这种游戏,入戏很深,经常语出惊人。

印象最深的是我七岁那年刚上学,我背着书包到了学校,老师要求来送行的家长都鼓励孩子一句话,有的说好好听话别捣蛋,有说用心听讲之类的。

当时要求鼓励的话不能重样,老妈半天憋出一句:猴子(我幼时长的像猴,所以她叫我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引来旁边家长一脸的诧异。

看我一头雾水,老师忙着打圆场:你妈的意思是,这是你人生的第一场牌局。

没想到上学就是打牌,当时激动啊,别的小朋友都像参加爸妈追悼会一样,要么拉着驴脸要么哭,唯独我紧握兜里两个五分钢蹦兴奋不已,打算好好赢一把。

但学校好像不急着设牌局,一天又一天的等待中只有枯燥的学习,那时喜欢看小儿书,迫切的想认识下面的字,所以偏爱语文。

数学就不行了,一开始算加减法,掰掰手指头脚头还算的出,后来数字大了,手头脚头不够用,削了一文具盒细木棍被老师没收后,就一直在及格线上挣扎了。

老爸多次用大道理教导,听的我昏昏欲睡不能理解,老妈打牌回家突然来了灵感,拍拍我的肩膀:猴子,上学就像斗地主,语文就像配顺子,数学就像配对子,顺子和对子要配好才能赢,光配顺子,或是光配对子,会输的,懂吗?

平时我也经常参谋她打牌,一听还真是那个理,后来我一不想做数学题,就在心里默念“要配对子,要配对子”的,刻意在数学上下了功夫,成绩也提了上去。

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升了初中,得意忘形很高兴,老妈看我骄傲,又跟我谈起了牌经:猴子,第一把赢了,不见得下一把就能赢,每把牌都是一个新的开头,谁都不知道下一把抓的是啥牌啊,不能骄傲哈猴子。

老妈的话再次触动了我心底的那根弦,瞬间明白这些同学又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于是更加的努力……

大学时,我疯狂的喜欢上了班花,告诉老妈那人多金又漂亮,想娶回家生小猴子,老妈正在吃饭,碗筷一放咚咚咚跑去拿来一面镜子:猴子,自己手上啥牌,心里要有数啊,牌不好咋能叫地主?会输的,等哪天自己有牌了,咱再找好地主…

照照镜子一看自己尖嘴猴腮,发际线搁清朝妥妥就是个贝勒爷,如醍醐灌顶想通了,怪不得班花爱搭不理的,确实是自己矮小丑牌相不好,达不到叫地主的高度,于是果断放弃…

很快我踏入了社会,在商界里浮浮沉沉,时赚时亏,感觉心很累,和老妈聊及,她安慰我:猴子,过日子就像一副不好的牌,你要动脑子去打活它,该出对子出对子,该打顺子打顺子,该不要就停一手等一等,该炸的一定要炸…

当时觉得这都哪跟哪呀,夜里一想,可不是这样咋滴,人生就是得主动出击,商界就得视对手牌决定策略,认清形式该收手时不能冒进,该果断时就得重拳出击…

多年打拼后,我人生的牌也好了,并且照着班花的样子找到了自己的地主,大城市里买了车和房。

想想爸妈苦了这么多年,迫不及待的把他们接来了。

一开始其乐融融啊,老两口白天看看电视小区逛逛,晚上一家人吃过饭江边走走,空调一天到晚开着,水果还有许多又买了回来…

但一个月没到,老妈不开心了,说猴子,我还是想回老家去。

我不解:城市还不如老家农村好?

老妈这样解释的:呆在城市就好像在外地和几个哑巴斗地主,打法不一样又说不通,打的窝心又摸不着头脑。

想想他们不会说普通话,曾亲眼见过她和当地人说话“你吃了吗?”“啊?我今年六十七了”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问答,外面的高楼大厦道路都差不多,他们几乎出了小区就迷路,她打不了牌,学的广场舞也和别人的不一样,人家左转她向右跳不到一块去,确实生活的很累。

为了不让他俩闷出病来,我只好送他们回了老家。

到家那天,老妈一展愁容眉开眼笑,还破天荒的喝了点可乐掺红酒,略带醉意的向我形容她当时的心情:儿子,我现在心里头就像拿了最大的顺子和四个二还有王炸,一下子封两个下家,有多高兴你知道不?…

我频频点头,辛劳一辈子,开心就好…

后来我儿子呱呱坠地,生意中媳妇儿是中流砥柱,又带孩子又顾生意实在不堪重负,就寻思让爸妈在老家找个保姆过来。

老妈一听急眼了,说再好的保姆也没爷奶照顾的好啊,当年你落地才三斤二两九,还不是把你养的好好的?还不相信她么?

想想确实是的,就把孩子送回老家了,又给他们配了智能手机,每天都能视频天,看着孩子一天壮实一天,心里挺高兴的。

老俩口尽职尽责,谁有空谁带,那天老爸夸老妈带的好,说儿子会跳舞了,视频里果然儿子跳了起来,居然是广场舞!一板一眼大妈范十足…并且得知儿子天天晚饭后,准时拍着音响要老妈抱着去广场和大妈跳舞,下雨了也哭着要去,哄不好的那种。

广场舞也是舞啊,随他吧,谁知过了不久老爸视频哈哈大笑,说我儿子会数很多数了。

我开心的看着儿子表演,果然顺利的从一数到十,正激动着,突然接着开始数J、Q、K、A了,最后两脚一跺一拍桌子:王炸!

原来老妈带孩子耐不住手,经常把孩子放腿上去牌桌上斗地主…

望着老妈连连说以后不去了的尴尬样子,我忽然觉得她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在她的学识里,没有觉悟到会带偏后人而已。

老妈真的戒了几十年牌瘾没去牌桌了,怕她无聊,我教会了她在手机上斗地主,她玩了一阵子后又语出惊人:儿啊,人一辈子就像斗地主,你能掏出多少钱,就能买到多少欢乐豆……

Updated: 2018年9月6日 — 下午10:40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