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

#内涵长段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学生和老师的厕所是分开的。

至于为什么会分开,年纪稍大点的人都知道,以前的厕所蹲坑之间是没有遮挡的。想像一下,同学之间可以把“屎”言欢,要是你身边蹲着数学老师,你和他聊什么?聊抛物线吗?

再说了,师道尊严还要不要了?都看光光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教训你!

所以分开最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免得尴尬!

但不幸的是,我就遇到过一次这样终生难忘的尴尬!

那一天,我有点拉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般的闹腾,我赶紧向厕所跑去。

进去一看,满员了。我的括约肌提醒我,它快要坚持不住了。

想着人生自古谁无“屎”,何必在乎拉哪里?我一咬牙冲进了隔壁的教师专厕。

还好里面没人,我迫不及待的蹲了下去……刚刚松了口气,这时急冲冲的进来一个人,抬头一看是我们班主任。(我们都叫老班)。

老班也看见我了,他明显的愣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脑袋一抽回了一句:从门口进来的!

之后就是无尽的沉默。拉还是拉裤子里对老班来说这是个问题?

也许是憋狠了,老班顾不得师道尊严了,挨着我便蹲了下来。(教师厕所就两坑)

现在大家都知道什么叫尬聊,那么接下来的应该叫尬屎了。

战斗打响了,我和老班都努力的控制着战斗规模,把想要喷薄而出的汹涌澎湃的大江,强行变成缓缓的涓涓细流。

我是怕火力太猛了崩在老班身上,今后他给我小鞋穿。老班想的是要为人师表,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拉也要拉出表率作用。

过程是漫长的,漫长到老班想要做点什么。于是他摸出了一盒烟,很自然的递给我一根。

发现不对想要收回来时,我已经很自然的接了过来。我摸出了打火机又很自然的帮他点上。

抽上烟后,气氛和谐起来了。老班和我开始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良好的沟通让我们都放松了警惕,先是我开始来了一个大的,响的,然后老班也来了一个,接着便是炮火连天了。

我俩相互给了对方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颇有些惺惺相惜,英雄重英雄的意味!

一根烟抽完,老班应该要收兵了。他掐灭了烟头,亲切的叮嘱我说:以后在学校可别抽了。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答道:我以后不会了。

老班欣慰的笑了,擦完后便起身去提裤子。

我也抽完了,但我犯了一个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我没有掐灭烟头,而是习惯性的两指将烟头一弹。只见火光一闪,烟头从墙壁上反弹回来。不偏不倚正中老班的丁丁上,然后顺势掉进裤裆里了。

老班痛的跳了起来,我一看犯错了,赶紧撅着屁股去帮忙扯裤子,好将那万恶的烟头拿出来。

老班在跳,我过来扯。重心失衡下老班脸朝下倒在厕所里。

那个时候厕所的卫生状况,我就不一一细述了。总之是很酸爽。我也被带的摔了一跤,不过我的运气好,下面有老班垫着。只是脸刚好挨着老班的屁股,那个样子就好像小时候上厕所没带纸,把家里的狗唤过来舔一样……

我一边挣扎着想爬起来,一边想着这下真坏了,老班要恨死我了!

但我错了,还有更坏的,这时候厕所又进来了一个人……

不久后,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在学校悄悄传播……

同学们看到我都纷纷竖起大拇指并投来敬佩的目光……

Updated: 2018年9月25日 — 上午9:39

拈花🔀惹草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