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好故事

窗外的人脸

#鬼故事

阴沉沉的。

整个天空似乎陡然下降了数十米,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浓浓的雾气笼罩着大地,没有风,天地间一切都好像死了一般,只是静默着,静默着,仿佛要到永恒。

蒋居玲从超市里买菜回来,刚走到小区门口,便见到一群人围在五号楼下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 More

倾墨泪

#鬼故事

当今皇上有三个儿子,大皇子玄翼早年便不幸夭折;二皇子玄天则心高气傲,嚣张跋扈,但却是当朝太子;三皇子玄清性格单纯玩性大,也不受皇帝待见,久而久之便被众人评为“草包皇子”性格玩劣…

某年,程大将军喜得一女,姓程,名子墨。据说此女出生那天,百鸟绕程府盘旋三天三夜,天出五彩祥云,是为喜兆,此女将来必定不凡。 … More

有异说之婆媳

#鬼故事

腊月十五,天寒地冻。

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灯和地上的白雪稍微亮一点,五十岁出头的彭玉珍六点就起了床,人啊,一上了年纪就睡眠少,起床了也没什么做,外面下着雪,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也最近几天也不约了,起来打扫一下房间就没事可干了,电视剧也没喜欢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都看不懂。 … More

绝命逃亡

#鬼故事

陪了自己整整十二年的蛋黄,今天,在一个黑暗狭小的角落里,悄无声息地死去。蛋黄不是什么名犬,只是一条中华田园犬,说白了就是家养的土狗,可就是这样一条狗,始终坚贞不渝地守护着我,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 … More

夜半竖瞳

#鬼故事

人都说猫有九条命,而我一直以来都噗之以鼻认为是无稽之谈。

直到我养了一只猫,七月中旬天气闷热的要死!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让我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无奈不能不给经理的面子。

在背地里诅咒经理好几次,但依然加班到深夜还是自己想早点回家应付了事原因,否则说不定得加班到几点呢。 … More

细思恐极

#鬼故事

天还彻亮着,吕司贤像往常一样,从保安亭走过小区的过道。小区里孩子的嬉闹声,老人的闲谈声,人造水池里管道输水的哗啦啦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来,有些模糊了,感觉不能被听清楚。而一切都一如往常,这是一个普通安逸的艳阳天,吕司贤却又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突然停下脚步,猛的回了头,一辆看起来用了很久的自行车无声无息地擦着她驶了过去,吕司贤心下一惊,暗暗埋怨骑车的人,知道前面有人还不按铃,一点声音都不出,真是莫名其妙。她长呼了一口气来平复心情转过头来又继续向自家单元楼走去,这天可真热啊,又热又安静,静的有一点怪异。 … More

闪过屏幕的干扰波

#鬼故事

茉叶告诉闺蜜孙婵娟,她交往了一个男友,就在同一间教室内听教授讲课。“是谁”?孙婵娟问。茉叶故意卖关子:“不告诉你,猜。”孙婵娟没有耐心猜,她看看周围的男生,数着座位,问身边的茉叶:“第三排座位从右边数第六个”?她略摇了摇头:“不是,继续猜”。孙婵娟猜了几个人后,耐心磨光了,不猜了。她就等着听茉叶说答案了,茉叶让她等一夜,明天再揭晓。 … More

东北没脸子缠身始末

#鬼故事

一九九五年闰八月中旬,我随着家阿姨搬到东北哈尔滨市的农村,临近呼兰,那时地里的玉米已经一人多高,刚上小学的我,每天清晨都要独自穿过闷热的玉米地,临到放学,再原路返回家。

那时大人虽常说拍花子拐小孩,但真正见过经历过的却是没有,都是吓孩子的,家阿姨虽然不放心我独自步行近千米的路去学校,但在附近冰棍厂上班的她也抽不出空来,只好托同村大些的孩子和我一同上下学,她却不知道,初来乍到的我被一群村里的孩子欺生排挤,每每都是将我远远的落在身后。 … More

吓死人饭店

#鬼故事

饭店里。

一个包间里,“来来,阿成,阿福,咱们再来走一个!”阿光端着一大杯白酒朝桌上的两人敬道。

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几人无一不是喝的满脸通红,阿福龇着大板牙笑道,“呵呵,谁怕谁啊,来。”

阿成可受不了了,无奈的摆了摆手道,“真的喝不了了,两位海量我可比不了,不好意思,我先去方便一下了。” … More

惊魂夜之鬼廊

#鬼故事

事情发生在我市东郊,一个叫东小寨的村子。

头天晚上因为心情不好,我和哥们喝了很多酒,所以第二天睡了一整天,晚上十一点多才醒来,看了一会儿电视剧,肚子有点饿,想下去觅点食,这时的天已经下起了小雨。我们这的七月就是这样,时不时就会阴雨连连,已经习惯了。我住的是民房,在三楼,最里边的一间,门口有一个小玄关和一个杂物间,玄关处有一个大木箱子,平时当鞋柜使用。因为住在最里边,所以出门进门要走一个很长的走廊,走廊里的灯光很灰暗,有时候甚至迎面走过一个人,你连面貌都看不清楚。所以平时老上我这来的几个哥们,戏称这个走廊为“鬼廊”。 … More

钻石

#鬼故事

——闹鬼钻石屋——

张崇明是一个资深的写鬼故事的网络作家,由于常年在脑子里面和各种各样的鬼打交道,也就使得他比普通人多了几分胆色。

今天张崇明很高兴,因为他在网络上发表的那篇故事有很多网友都连声说好,纷纷的给他点赞打赏。今天就连网络的主编都特意表扬了他还给他发了一个大红包。 … More

旧街棺材铺

#鬼故事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 More

午夜敲墙声

#鬼故事

阿明、小吴和亮子是同学又是同事,平时一有时间就要聚一聚,谈谈人生,喷喷现实。他们的聚点一般就是小吴家。

小吴是三个人当中唯一一个没有结婚还独居的人。每次喝到半夜三更,虽然他们尽兴了,可苦了邻居。

现在的城市,邻里邻居,一般都少有交流,小吴只见过他的邻居几面,是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不过两人没有说过话,都是在走廊或是电梯里碰见的。 … More

我能打开那扇门

#鬼故事

这次张小开和同事文东一起去出差,居住在一家有些简陋的小旅店里面,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要为公司节约开支,而是因为路上倒车的时候堵车了,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太晚了就临时找这么一个地方先住下。

小旅店只提供住宿,并不提供食物,所以文东就让小开在旅店休息,自己出去买宵夜。 … More

现在你知道了吧

#鬼故事

“哎,咱们的大帅哥阿酷来了啊!”清晨,阿酷一来到公司,周围的同事便热闹的喊道。

“大家早!”

阿酷人长得倒是十分的帅气,可是一直却是单身,公司里有不少的女同事暗地里喜欢阿酷,但毕竟女孩子都是矜持的,而阿酷却一点也无动于衷。 … More

优秀的老婆长大了

#鬼故事

阿健是一个普通的员工,他在一家工厂里面做技术员,工作非常的辛苦,而且经常需要倒班,尽管这样,他的工资却不高,。

跟他比起来,他的老婆就要优秀很多。老婆在一家金融公司里面做经理,工资非常的高,虽然工作时间也很长,但是也比阿健好很多。阿健在老婆面前,感觉自己一直都抬不起头来,有一个这么优秀的老婆,他时常觉得压力非常的大。 … More

我不下车

#鬼故事

张小开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胆子非常的大,就连他的爱好也比较特别,喜欢看恐怖小说故事,而且已经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整天都在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遇到一位漂亮的女鬼“小倩”,自己也当一次宁采臣,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人鬼恋! … More

天黑不要玩迷藏

#鬼故事

1.禁止捉迷藏的城市

黄磊到达这个陌生城市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远处的天边,太阳已经西斜,金色的光芒也变的黯淡,冬季的夜晚总是降临的特别早。

黄磊是一名高三毕业生,今年参加高考,分数出来时却不尽人意,最多上个二流大学,这对于一向是尖子生的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于是为了散心,黄磊一个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小城市旅游。 … More

车里有鬼

#鬼故事

城中村到商贸城,有一段步行需要三十分钟的路。

公交车从不经过这里,便有几辆面包车,停在空地,以这条步行三十分钟的路为生。

价格很公道,一元一位,最多时,面包车里可以坐得下六七个人,一天来回跑上二三十趟,养家糊口之外,略有剩余。 … More

黑色的棺材

#鬼故事

深夜,我独自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对于大脑的研究,我总是那么的痴迷,甚至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样的让我无法自拔。

有人说,光是在那堆满着各种人脑和动物大脑的实验室里,就能感觉到一股摄人的气息,更别说大晚上的,那种恐怖而又恐惧的气息,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 More

握了棵草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