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随波浮沉,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一酒鬼踉跄着来我店里买酒买花生,结帐时他的手机响起了刘欢的歌,然后他用健全的左手掏出手机,毫不避忌的摁了扩音键。

那头传来未泯的稚声:“爸!我想用这些年攒下的工资回家租个店做小饭馆,你看行不?”

酒鬼的声音有些颤抖:“崽崽,这几年苦了你了。。。别担心,肯定行!我保证绝对能让你把店子做旺!”

从酒鬼剖心的对话中大致听出,酒鬼曾是个出色的大厨,因为右手烫成了畸形而失去收入。。。儿子初二没上完就被迫辍学去外地,从杂工做到现在当了头砧,觉得没机会学到真厨艺,打算回来自立,想让他爸教他,酒鬼也表示必将倾囊相授,爷俩合伙开饭馆那叫易如反掌。

通话结束后,酒鬼转身和我商量:“我决定从今起戒酒了,这,酒我可以不要吗?”

经过一番预祝道贺之后,对方终于收下我赠送的‘贺礼’花生。酒,坚决不要。

怀揣希望,真是一股非常神奇的力量,能让人有着质的不同,顷刻间就判若两人。

看他神采奕奕大踏步的离开,耳边仿佛又响起乐声: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至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