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爷爷得了癌症,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十多年前,爷爷得了癌症,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后来他把我们全部叫到身边,说了好多话,
最后,爷爷呼吸急促,就死了。
我们当然哭天抢地的,
然后,爷爷突然睁开眼,哈哈的对我们乐,说:
“逗你们呢,看看谁没有哭。”
说完这句话,爷爷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梦里蝴蝶梦外飞

夏日的暖风飘过窗棂,漾起了百合窗帘的波动,很曼妙,屋里还有一串紫色风铃,风里,节奏有些乱,但是,依然很悦耳。母亲面对着白色的墙壁,尽管色彩很单调,但是,她的神情依然很悠闲。…  

畏惧告别——辛苦的舌头

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而且,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比如告别。

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越是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畏惧。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而是怕说话。——人多还好,你一句我一句也容易混过。最怕人少,尤其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无论语言的茅草多么丰盛,也总会有一些东西干巴巴地显露出来,让你不得不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