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逃亡

#鬼故事

陪了自己整整十二年的蛋黄,今天,在一个黑暗狭小的角落里,悄无声息地死去。蛋黄不是什么名犬,只是一条中华田园犬,说白了就是家养的土狗,可就是这样一条狗,始终坚贞不渝地守护着我,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

为了缓解我因蛋黄而过度伤心的情绪,母亲特地给我几百元钱,让我独自去外面转两圈,游览名胜古迹,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很乐意地接过钱,背个背包就出发了。我没有选择去游玩,而是去附近的山上的寺庙,拜了又拜,祈祷蛋黄在天堂能够好好活下去,下辈子不要做狗了,还是做一个人吧。 (更多…)

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

#内涵长段

老妈一生勤劳节俭,唯一喜欢的就是用扑克牌斗地主。

她一到了牌桌上,开心又陶醉,输赢也不大,纯粹图一乐呵,所以老爸也不去说她。

老妈经年累月的玩这种游戏,入戏很深,经常语出惊人。

印象最深的是我七岁那年刚上学,我背着书包到了学校,老师要求来送行的家长都鼓励孩子一句话,有的说好好听话别捣蛋,有说用心听讲之类的。

当时要求鼓励的话不能重样,老妈半天憋出一句:猴子(我幼时长的像猴,所以她叫我猴子),你的牌局开始了!引来旁边家长一脸的诧异。 (更多…)

一则关于我怎样拍老班马屁的流言

#内涵长段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学生和老师的厕所是分开的。

至于为什么会分开,年纪稍大点的人都知道,以前的厕所蹲坑之间是没有遮挡的。想像一下,同学之间可以把“屎”言欢,要是你身边蹲着数学老师,你和他聊什么?聊抛物线吗?

再说了,师道尊严还要不要了?都看光光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教训你!

所以分开最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免得尴尬!

但不幸的是,我就遇到过一次这样终生难忘的尴尬!

那一天,我有点拉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般的闹腾,我赶紧向厕所跑去。 (更多…)

倾墨泪

#鬼故事

当今皇上有三个儿子,大皇子玄翼早年便不幸夭折;二皇子玄天则心高气傲,嚣张跋扈,但却是当朝太子;三皇子玄清性格单纯玩性大,也不受皇帝待见,久而久之便被众人评为“草包皇子”性格玩劣…

某年,程大将军喜得一女,姓程,名子墨。据说此女出生那天,百鸟绕程府盘旋三天三夜,天出五彩祥云,是为喜兆,此女将来必定不凡。

也对,程将军手下有四十万大军,战功累累,从未吃过败仗,就连皇上都得让上三分的人,就凭此势力,子墨的出生就胜过了京城大部女眷… (更多…)

有异说之婆媳

#鬼故事

腊月十五,天寒地冻。

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灯和地上的白雪稍微亮一点,五十岁出头的彭玉珍六点就起了床,人啊,一上了年纪就睡眠少,起床了也没什么做,外面下着雪,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也最近几天也不约了,起来打扫一下房间就没事可干了,电视剧也没喜欢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都看不懂。

永华和晓彤还在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知道又是老太太起来了,叫晓彤起来做早饭呢。

“知道了妈,我们马上起。”永华在卧室里应声。 (更多…)

大展宏图!

#内涵长段

小华,我一朋友。身材中等,偏瘦,有点小帅。

三七分的头型永远是一丝不苟,永远随身带一把梳子,

永远是笔挺的裤子,永远锃亮的皮鞋,永远是白色衬衣,

衬衣上口袋里永远放着一包当时最贵的烟,烟里面永远只有一根,这根烟永远也不抽,

这根烟的存在只是证明放的是一盒烟,而不是烟盒。 (更多…)

流了这么多汗,给他喝点水…

#内涵长段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老班在讲台上为5000米的人选,苦口婆心做着动员,期待着有人能自告奋勇,挺身而出。

看了一晚小说的我,半梦半醒中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回过神来时,看到的是老班欣慰的笑容和鼓励的眼神。

这副千斤重担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压在我稚嫩的肩上。

昨天还说:谁报名谁就是傻X,一转眼,自己就是那个傻X。

我能怎么办,难道跟老班说,你讲的声泪俱下的时候,我特么在睡觉么。

自己约的跑,含着泪也要跑完。

还好老班对名次没要求,只说坚持就是胜利,最后叮嘱我多喝点水。 (更多…)

夜半竖瞳

#鬼故事

人都说猫有九条命,而我一直以来都噗之以鼻认为是无稽之谈。

直到我养了一只猫,七月中旬天气闷热的要死!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让我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无奈不能不给经理的面子。

在背地里诅咒经理好几次,但依然加班到深夜还是自己想早点回家应付了事原因,否则说不定得加班到几点呢。

公司离家也不算远走的话大概20分钟吧!工作一天也不容易能不打车就不打车了!省点钱说不定那天就够首付买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更多…)

细思恐极

#鬼故事

天还彻亮着,吕司贤像往常一样,从保安亭走过小区的过道。小区里孩子的嬉闹声,老人的闲谈声,人造水池里管道输水的哗啦啦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来,有些模糊了,感觉不能被听清楚。而一切都一如往常,这是一个普通安逸的艳阳天,吕司贤却又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突然停下脚步,猛的回了头,一辆看起来用了很久的自行车无声无息地擦着她驶了过去,吕司贤心下一惊,暗暗埋怨骑车的人,知道前面有人还不按铃,一点声音都不出,真是莫名其妙。她长呼了一口气来平复心情转过头来又继续向自家单元楼走去,这天可真热啊,又热又安静,静的有一点怪异。 (更多…)

小妖走后提不起力气

#内涵长段

有一姐妹叫小妖,特爽利的一个人,说话嘎嘣溜脆的,像机关枪一样,能把活人说死喽,也能把死人说活喽!

据说有一回,其男友因不堪耳朵受辱,要以死名志,哒哒哒滴跑到窗边作势要跳楼,大声嚷嚷着“这日子没法过了,师傅,您饶了我吧!”

小妖坐在床边磕着瓜子闲闲地说道“有种你就跳,咱家这是二楼,摔不死摔残了我可不养你!” (更多…)

闪过屏幕的干扰波

#鬼故事

茉叶告诉闺蜜孙婵娟,她交往了一个男友,就在同一间教室内听教授讲课。“是谁”?孙婵娟问。茉叶故意卖关子:“不告诉你,猜。”孙婵娟没有耐心猜,她看看周围的男生,数着座位,问身边的茉叶:“第三排座位从右边数第六个”?她略摇了摇头:“不是,继续猜”。孙婵娟猜了几个人后,耐心磨光了,不猜了。她就等着听茉叶说答案了,茉叶让她等一夜,明天再揭晓。

今天的课程结束了,茉叶和闺蜜孙婵娟离开学校,返回各自住宿的公寓。她们都在校外住宿。孙婵娟与母亲租住在老式公寓楼内的单居室里,茉叶单独租住在高层公寓楼内的套房内。孙婵娟从来没问过茉叶,套房的租金来源。以她对闺蜜茉叶的了解,家境没有富裕到为茉叶支付每月三千元的租金,从大一开学一直支付到现在,三年的时间。还有茉叶的吃穿用,她从来不见茉叶兼职。 (更多…)

东北没脸子缠身始末

#鬼故事

一九九五年闰八月中旬,我随着家阿姨搬到东北哈尔滨市的农村,临近呼兰,那时地里的玉米已经一人多高,刚上小学的我,每天清晨都要独自穿过闷热的玉米地,临到放学,再原路返回家。

那时大人虽常说拍花子拐小孩,但真正见过经历过的却是没有,都是吓孩子的,家阿姨虽然不放心我独自步行近千米的路去学校,但在附近冰棍厂上班的她也抽不出空来,只好托同村大些的孩子和我一同上下学,她却不知道,初来乍到的我被一群村里的孩子欺生排挤,每每都是将我远远的落在身后。 (更多…)

吓死人饭店

#鬼故事

饭店里。

一个包间里,“来来,阿成,阿福,咱们再来走一个!”阿光端着一大杯白酒朝桌上的两人敬道。

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几人无一不是喝的满脸通红,阿福龇着大板牙笑道,“呵呵,谁怕谁啊,来。”

阿成可受不了了,无奈的摆了摆手道,“真的喝不了了,两位海量我可比不了,不好意思,我先去方便一下了。”

说完,阿成走出包间去上厕所。 (更多…)

惊魂夜之鬼廊

#鬼故事

事情发生在我市东郊,一个叫东小寨的村子。

头天晚上因为心情不好,我和哥们喝了很多酒,所以第二天睡了一整天,晚上十一点多才醒来,看了一会儿电视剧,肚子有点饿,想下去觅点食,这时的天已经下起了小雨。我们这的七月就是这样,时不时就会阴雨连连,已经习惯了。我住的是民房,在三楼,最里边的一间,门口有一个小玄关和一个杂物间,玄关处有一个大木箱子,平时当鞋柜使用。因为住在最里边,所以出门进门要走一个很长的走廊,走廊里的灯光很灰暗,有时候甚至迎面走过一个人,你连面貌都看不清楚。所以平时老上我这来的几个哥们,戏称这个走廊为“鬼廊”。 (更多…)

邻居家挺聪明的男孩子,二年级期末考试他妈说,这次…

邻居家挺聪明的男孩子,二年级期末考试他妈说,这次考不了全班第三名,看完怎么收拾你。结果发成绩单那天回家进家就哭。他妈气的问是不是没考好。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没考到全班第三名。他妈说,考了第几名啊。孩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考了全班第二名。

#搞笑段子

当你抱怨自己没有鞋的时候,有的人连脚都没有; 当…

当你抱怨自己没有鞋的时候,有的人连脚都没有; 当你抱怨自己没有脚的时候,有的人连轮椅都没有; 当你抱怨自己没有对象的时候,有的人…有的人还是有对象的,所以没对象真的很惨。

#毒舌段子

钻石

#鬼故事

——闹鬼钻石屋——

张崇明是一个资深的写鬼故事的网络作家,由于常年在脑子里面和各种各样的鬼打交道,也就使得他比普通人多了几分胆色。

今天张崇明很高兴,因为他在网络上发表的那篇故事有很多网友都连声说好,纷纷的给他点赞打赏。今天就连网络的主编都特意表扬了他还给他发了一个大红包。 (更多…)

不肖子孙今天要教训小爷了

#内涵长段

本人七零后,幼时基本是的放养状态,所以养成了我极其顽劣的个性。

后来上了学…那些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就没超过三天不揪耳朵挨揍的。

貌似我的耳朵也比别人的耐疼力强,半年揪下来,不扯的又扁又大我都毫不在乎。

老师气急了,最后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揪,虽然我早就练成了随着老师的手奔跑借力还力的本领,但纵然跑的双腿如飞转的呼啦圈一样,也还是常常被扯的耳朵失去弹性。

熊孩子总是不长记性,那天午休,我用捡到的一根麻绳,偷偷把同桌凳腿拴他裤袢上了。 (更多…)

旧街棺材铺

#鬼故事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旧街的店铺,做的生意大多数都是“死人生意”,所以开门的时间很短,早上日上三竿了开门,晚上在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关门休息,祖祖辈辈都是这么传下来的。到了孙阳这一代,已经不那么重视传统了,乱世里生活不好过,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孙阳就想把旧街棺材铺的名号打起来,这样才有活路。特别是这个时代,土匪,官匪,军匪出没,死于非命的人也特别多。穷人家买不起棺材,但是稍微有一些资本的人家,就会希望买一副棺材。旧街棺材铺的机会来了,谁能够没有棺材? (更多…)

谁说女生对动物毫无抵抗力?!

谁说女生对动物毫无抵抗力?!像单身狗这么可爱滴动物,她们一向都是理都不理。。。

#毒舌段子

s
search
c
compose new post
r
reply
e
edit
t
go to top
j
go to the next post or comment
k
go to the previous post or comment
o
toggle comment visibility
esc
cancel edit post or comment